书咄咄,且休休

【fgo】伤纹(伯爵咕哒)

七夕文, @产同人的奶牛 点的泳装伯爵www

也算是迟到迟到迟到了的伯爵加强贺文。

藤丸立香坐在沙滩上。

椰林投下的阴影里,海风与树木的气味交织,指缝间溢出细软的砂砾,发丝带着咸味;她感到脸颊有些发烫,心脏的跳动感清晰而真实。谈话间短暂的沉默之中,她将刘海抚到耳后,抹去额际的薄汗。

对方没有流汗。

对方是拥有冰凉颜色与凛然态度的人。

或许哪怕不是英灵,他也依然会如此苍白而平静吧。

在收起黑色的烈焰之时,他是温度寡淡的。尽管大多数时候不显得冷漠,但也并非容易亲近之人。给予了信任与喜爱,却也依然陌生——实际上这就是御主与从者之间的关系吧。

复仇者坐在她身边...

七夕点文占tag

又到了写点儿什么时候……话说大概是可以开一个七夕点文了

老规矩,不限于tag随便点(不擅长的作品和cp在点文时会排除在外)

8.15零点选择1-2篇

因为是七夕点文,仅限cp向吧w欢迎肉梗点文(确认过眼神,是爱开车的人)纯爱向也ok

J♠

1.

那个男孩从屋外走进来。他看着还太小,身子骨刚开始拔长,套着一件过大的灰绿色夹克衫,脸上有淤青。不过在这个边缘地带,孩子们普遍在体毛刚冒头不久就自以为是成年人了,且希望从所有成人的权利中占据一席之地。

所以他或许是想来为自己找个乐子,反正这里的女人都很便宜。而且她们喜欢年轻人,当然,尤其是英俊的年轻人。有时候她们不是那么拮据,便向他们随意地收取一点费用,直接全部交给我这个收提成的皮条客。

“难道是打算来这喝果汁么,小子。”

我慢悠悠点燃了劣质烟草,还是决定这样问一句。

他看着我,或许是下意识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一块血痂。简直像一种威吓了。他看起来挺能打架,可惜当保安还是太小了。我确...

我真是受够了。

写到一半,突然意识到可能根本发不出去,于是试了试,果然保存就被删。说实话我心里也有acd数,我知道有些字眼删掉就可以了。

但是凭什么啊?凭什么?

创作是需要自由的,更何况月工门、米青液这样的正常生理名词,拼在一起就是敏感词?我压根儿没有在写小黄文,我只是需要用到这些词语。在认真创作的时候却要顾虑什么“色情”、“敏感“,这种窒息感、这种被侮辱的感觉实在难以言喻。


我喜欢写作。

我喜欢写作。

我喜欢写作。

我讨厌

碌碌无为 惊讶地发现七月已经过去了

放一下最近的脑洞,大概会像伸手抽签一样随意地写吧……实际上正在痛苦地抉择中。

同人文:

1.第五人格相关,新出的角色牛仔x女仆装幸运儿,或者牛仔x克利切(简而言之就是钢铁直男的被掰弯之路)

2.第五人格相关,裘杰,丑爷为大猪蹄子种玫瑰做玫瑰手杖的故事,各种缠着园丁问园艺技巧

3.fgo相关,因为灵子转移出错,咕哒和教授在雾都伦敦生活了两年的故事。期间遇到过年轻的教授和福尔摩斯。

4.fgo相关,与泳装伯爵的荒岛求生

↑奶一口教授和伯爵加强

不正经的原创文:

1.失败的作曲人堕落成为欠下高利贷的酒鬼,被催债的小混混囚禁起来变成忄生奴(然后成功...

前天在旅馆白得刺眼的床上睡着的时候,久违地做了非常清晰的梦。梦里的事情很有逻辑(是指故事性而非现实性),也很不符合我本人的现状。

以下的“我”都是需要加上双引号的,不过因为打字麻烦就不加了。

梦里第一人称的自己——我,关注了一个手工博主。也不一定真是手工,总之是类似折纸、缝纫、拼布作业之类的,给人温柔细致感觉的爱好。我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就开始疯狂聊骚。对方大概把我当成了过分热情的男粉,语气并不友善,但还是会冷淡然而稳定地回复我。

后来不知为何,我发现对方就住在附近,于是开始变本加厉地表达各种爱意。

然后有一天,似乎是向对方告白了,并说要找到对方家里去。

博主大概是以开玩笑的心态,回复

【纵横】豢之(驷仪)

因为被南瓜太太约稿,重新补了纵横,又是把我虐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来羞愧,至今没看完其他两部的后半部分)。啊啊啊我的小心脏啊受不了看着驷儿和相国变老。
好在这位撑起tag的美好女子约了甜文——
 @悦悦的南瓜 么么哒www(比心心

入了秋,即到射猎之季。

群臣受邀,与王上一同行猎、祭祀,在每日繁琐朝议之余,如此倒也算是一场小憩。

张仪是文臣,自然不会是狩猎场上的主角。虽然当初走南闯北、使刀做鱼生,不过且不说都是小试“刀兵”,且也皆是十余年前的遥远往事了。

如今虽仍难以算得“安逸”,却也的确安适,除了舌头更比从前伶俐,身子骨却各处皆有带着富贵病的影子。倒是之前在楚国...

黄昏

布置下来的主题词是“车厢”,构思了各种方向,最终写出来的还是符合当下心境的东西。

应该也不算坏事。把心情写出来了。


迈步走进这节车厢的时候,我便已经后悔了。虽然那是极为淡漠的后悔。

是要去往何方呢?

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窗外是宛如血河一般的黄昏。

像沐浴着绸缎在行走,我缓缓与蚂蚁般的长队分离,找到了票上分配给我的那对数字。不是靠窗的位置,但隔壁座没有来客,或许迟来了,或许是放弃了。列车开始缓缓朝前驶去。坐在过道另一端的是一个捧着礼盒的男人。

礼盒上绑着掺杂金属丝线的闪亮丝带。

夕阳将那些银河般的细丝照亮。

许多年前也有这样的黄昏。在那个黄昏,我找不到母亲,于是哭喊着...

是曾经和我说过这样的话的老师

是玩fgo、萌带卡、写过很多原创作品的老师,是很美丽、很厉害的老师

是我曾经当做榜样的老师

我不了解老师

愿安息

来世请务必悠然地在人生路上漫步,快乐洒脱,不惧忧虑

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也突然感到茫然,总觉得老师还能看得到

开了一个爱发电,以后或许会时常在那里玩,这边的安排就再说了,葫芦世界那边应该还会待下去(且休休)。爱发电也放个链接,欢迎大家来,且休休(这是我比较常用的笔名,其余还有管熠、柩物等等名字)


然后说一点毫无逻辑乱七八糟的意识流系心里话:

如果关注我有一段时间的小伙伴,应该会发现我并不时常吐露想法或者是记录一些自己的生活——性格使然吧。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表达,只会写小说,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最近开始总是觉得很累了。

LOF的商业化与我本人的“商业化”,都逐渐让我觉得自己和以前在心理状态上十分不同。或许也有成年后的独立压力,我从小就很希望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小时候不好好学习时被父...

1 2 3 4 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