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恶杂食动物。
想要安静下来。

时常由衷地渴望自己是一个恶人——阴险、歹毒、死皮赖脸、从里到表的肮脏:

绝不善于忍气吞声,绝不喜欢温和平静;能够懒惰时绝不犹豫,能够获利时绝不收手;绝不反思自己的愚蠢、贪婪,绝不思考所为的对错、成败。

不想也不懂得理会旁人的痛苦,或是察觉而绝不为此所动;为蝇头小利沾沾自喜、丑态百出而不感羞愧;被侮辱时破口大骂,被指责时绝不反思。

知识无用,礼节多余,品格是空谈。

不认为尊严有何价值,追求虚名而不羞愧;狂热地追求浮华虚荣,抛弃责任和使命。

多么快乐、多么幸福!

仅仅是使旁人难过恶心,自己却站在正义的高峰、道德的顶楼。多么快乐,多么幸福的人……多可惜我不是那样的人——那样的人分明如此之...

【fgo】花海(梅周 开车)

上次点文活动时候的梅林x阿周那,发现喜欢的小伙伴意外地多诶www很抱歉这么晚才放出,大概除了我那微薄的良心也该没人记得了_(:з」∠)_

记得很久之前从一个太太那里吃到一张梅林阿周那,之后久久不能忘怀……

这次是低车速,自由往来,记得刷卡。春药梗。

那位法师虽然稍晚一步来到此处,但几乎每次出战,阿周那都会遇到他。

他似乎是个很花哨、很健谈的男人,是魔法师,是非人之物。但对他的个人了解,也就止于此处了。

直到——

魔法师在他的手臂上舔了一口。

阿周那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未穿外袍、裸露在外的手臂,光是被人抚摸,就能激起不快感。更何况是真真切切伸出舌头的舔舐。

当时是在丛...

“杰克先生,您坐在这里做什么?”

“唱歌。你听么?”

“听。”

“可惜已经一曲已经完毕了。”

“不唱便不唱吧。杰克先生,除了理发师这样的职业以外,您有过想要成为演唱家吗?我喜欢听您唱歌。”

“理想?”

“梦想。”

“梦想……永恒的庄园之外的梦想……想要跳舞。”

“跳舞啊。”

“在熙熙攘攘的舞厅里,或者是在温暖狭小的房间里。跳舞。”

“我可以当您的观众。”

“当观众吗?”

“也想要做您的舞伴。”

“那么,请您……”

“我也想握住您的手,杰克先生。”

他低头望去,看到坐在身边的人并没有双臂。

“为何会失去双臂?”

“因为我与您跳过一次舞了,先生。”

血水流淌到开...

【fgo】糖果机(咕哒教授无差)

是的我是爷控没跑了

其实本来是想过六一节的,结果emmmm是我太咸鱼了。六一之后才把长篇写完,然后开始摸鱼。

最近应该可以积极更新这边。

22:45

今天早些的时候,听到她说想过儿童节。

实话说Master虽然还未成年,但也绝非儿童了。

大约是只有他听到了吧,那是Master在回房间休息前,打开房门时,突然轻声说出的自言自语。然后她回头对他道了晚安。

他在自己房间坐下时,不禁思索Master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和态度说出那句话的。依靠自己足够缜密的分析能力,他认为这句话大约只是无心之言,只是愿望的一个边角——

敲门声。

迦勒底的夜晚时分,他不认为这种时候前来找他的人会是其他...

我,明天,除草

说定了

自由了!自由了!!自由了!!!

长篇古风玄幻巨制(27w)《湖海烟雨》终于完结!我胡汉三要回来了哈哈哈又可以过上写写同人摸摸鱼的好日子了!

(不过按照小编的说法,估计还要让我大做改动_(:з」∠)_

当然也很希望小伙伴们支持这篇文和我在葫芦世界的账号啦,安利一波~


踏入龙潭,成为黑蛟之主;承术师之名,游历十华河山。在这漫漫旅路之中,风光画卷之下,埋藏的是弑亲之仇、受辱之怨、氏族相残、人肉血祭……讲述的是人与人,人与灵兽,人与神明,人与这皇天后土的故事。千百岁月,永成轮回。


之前在lof发过一两章,不过因为版权问题不能继续在这边发,所以——

走这里(*^▽^*)

有一位朋友对我的评价如下——

心里的恶魔说:随我吧
心里的天使说:好的好的随你随你

(姑且算是很到位了)

精灵的烟斗

主题是“戒烟”,然后写了这玩意儿,我大概也是为了不落俗套无所不用其极了。


精灵苜蓿用烟雾占卜。

只要谁能找着他,他就为谁占卜。所以随着隔壁村镇的扩大,他与人类几乎只有一(灌木)丛之隔了。后来他选择往森林中心挪了两三里,不过那时候他已经自然而然变成了村镇的一员,经常会有小姑娘在路过时给他送上一捧野花、一捧野果,然后询问自己会嫁给怎样的人。

至于到底能嫁给怎样的人,女孩们大多问的是外貌是否英俊。但说实话,是否英俊这件事,很难从烟雾缭绕中知晓,倒是时常会看到往后岁月蹉跎,无穷无尽的呵责与眼泪。但苜蓿是个善良的精灵,他最后将烟嘴挪开时,总是含含糊糊给个祝福。

就这样,老实而无私的苜蓿抽着...

华为自带的绘画滤镜系列也太好玩了

不需要吗?

下雨天超困摸鱼

天空突然下起雨的时候,站在滴着雨水的屋檐下,怀里抱着厚厚的课本。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有女友,或许她就会带伞给他了。可他又很快想到,这意味着在女友没带伞的时候,他亦有必要给她送伞。

于是他终止胡思乱想,快步走进雨中,冲到另一栋教学里。

想要擦干被打湿的头发,却发现没有携带纸巾时,他又想到,如果有女朋友的话,或许就可以借到纸巾。可他很快又想,如果女朋友需要借东西而自己没有带时,对方一定会失望,于是很快终止胡思乱想,甩掉刘海上的水滴。

一个人在路上散步,看到玻璃窗上贴着的芝士排骨广告,口中分泌出唾液。看到边上写着“情侣特供”时,不觉想到要是有人陪着一起吃就好了。这个世间...

1 2 3 4 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