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rmer from Polar Circle,eating itself

异动巢穴之城(十二)

No.5 不得疏忽


“自从第三次世界大战都已经过去了百余年了,民族意识减弱,宗教与文化趋于世俗,真正的混合民族国家诞生……但是人类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多少年?”

“一百一十九年,明年有一百二十年的纪念活动。”

博士咋舌:“记得真清楚。”

“因为,毕竟是很稀奇的事情。”

“你的世界停留在哪里来着?”

“停留在哥伦布没有发现美洲,丝绸之路刚被奥斯曼土耳其截断的那个时候。”

少女把通讯器重新戴回手腕上。

“发一份拷贝给我。”

“了解。”

少女未做逗留,很快离开了。

临走时她站在玄关穿上那双看起来非常乖巧的浅口皮鞋,夜晚已经降临,她仍穿着自己在高中时代的制服...

异动巢穴之城(十一)

No.3 不得无礼


再次坐在散发出昂贵芬芳气息的绿茶前。

“在此之前,两位有试图进入过小姐的房间吗?”博士问。

对面那对夫妻一如前日,面色阴郁。那位夫人看起来更加像是一具僵尸。她不常将目光投向客人,似乎认为异动博士是那种令人无奈的上门修理工:尽管粗暴,但唯有忍耐。

“我们也是尽力了的。”哈塔卜夫人答非所问,听上去有些神经质。

在青艾的角度看来,就不是那么舒服了。

不过异动博士好像并未觉得受到冒犯,或者她不屑于理解那位夫人谈吐里的敌意。

“她刚开始闭门不出的时候,曾经尝试过。”答话的是司徒先生,“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她像发疯一样……后来,偶尔在给她的食物加入安眠药,趁...

【薰嗣】白之壳

之前那次点文活动中的薰嗣,就不@了,看不看到随缘吧。

写EVA的同人,就像看EVA一样,说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1.

那是一座白色的城。

被阳光晒成白色的,安静刺眼的城。

真嗣躲在它的阴影里,怀抱着白发少年的头颅。

——非要逃走才行。

心中如此呐喊着。

可是怎样才能逃走呢?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可以逃到哪里去呢?

他们说他是怪物。

——薰怎么会是怪物?

真嗣知道的,薰不过是比别人要更加沉重而已。他能那样漂浮着,是因为他太沉重了,他的灵魂因为沉重而下坠、扩散,让他太过苍白的身体漂浮了起来。薰的身体里有过一个鲜红的核,那是他的心,但是不会有人相信。...

异动巢穴之城(十)

No.2 不得猖狂


天下太平。

异动博士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把她乱蓬蓬的杂乱黑头发染上了一层温暖棕。她那蟒蛇金的眼睛慢慢合成一条缝,头朝着牛奶白的桌子越靠越近,下巴抵在微凉的桌面上了。

“博士!”

她被惊醒,但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眼睛也依然眯成缝。她只不过重新坐起来,动手摸起膝头那只慵懒灰的大胖猫的耳朵根。

“博士?”

“小艾,你来了。”她慢悠悠地说。

“该说出乎意料……博士您喜欢猫咪咖啡厅?”

异动博士点点头:“因为照顾猫很麻烦,所以没有养。我经常会来这里。以后你要是发现我突然失踪……”

“这次我就差点以为您突然失踪了。博士您不可以给我发一条简讯吗?”...

听说原创轻小说需要有可♂爱的妹子坐在封面上,才能招来点击量

如果有认识画风如斯且可约的太太请务必引荐一下

(话说有人想约我写点啥的吗,题材不限,长篇不收,价格公道)

穷鬼的土下座(*꒦ິ⌓꒦ີ)

异动巢穴之城(九)

章二.他人所在的阴影之家


No.1 不得入内


“……”

“你说是不是这样,我的小兔宝贝?”

“……”

“他们都说我在撒谎。”

“……”

“我为什么要撒谎呢,一点意义都没有,那些愚蠢的人不会知道的。他们嘲笑我。他们居然嘲笑我。他们不过是会被‘洞穴’吞噬的蝼蚁罢了,等到那一天到来,末日……”

“……”

“你也不说些什么吗,白羊先生?啊……轻、轻一点,你总是……”

“……”

“我不寂寞……有你们在,我不会寂寞的。我看得见你们,我是被精灵告知了道路的孩童。等到末日降临,我会成为公主,和你们永远在一起。走到……走到城堡那里去……狼,狼还没有来吗?”...

不是情人

谁会被抱在怀中
谁有权利永远飞舞
谁能够矢志不渝
谁最终获得幸福

放手
独奏
害怕孤独
最终依旧甘于寂寞

我把你抱在怀中
我希望你永远飞舞
我祝福
你无需矢志不渝
你只需
像情人那样自由

异动巢穴之城(八)

No.9 陌生的回归与结尾和开始


“安……”

“怎么了?”博士抬起头问道。她在后视镜里看到少女的眼睛。

助手已经被送回家了。

他们先抵达了青艾的公寓附近,让女孩离开。

黑色的塑胶袋放置在汽车后座。博士打开塑胶袋,将人鱼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腿上。她把手伸进塑胶袋中,用沾水的手湿润人鱼暴露在水层外的皮肤。人鱼面颊两侧的鳃状结构缓缓翕动着,人类无法通过它那充斥整个眼眶的黑蓝色眼睛探知到任何信息。

“它还活着吧。”少女问。

“还活着。”

“不给它注射镇定剂吗?”

“我估计在鱼缸被破坏后,它遭受了撞击。简单来说,可能是脑震荡。再加上脱水……随意使用镇定剂是很危险的。”

少...

异动巢穴之城(七)

No.8 陌生的危机处理方式


在冯说完那句话之后,气氛短暂凝固。

下一刻,就是躁动。

能够听到门里发出急促的水流碰撞的声音,是水草被翻动,还有沉重的鱼尾在拍打。拉链,拉链拉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手电筒的光束不停摇晃。

躁动并不是明显的,但的确不是令人感到舒适的氛围。原本就已经处于诡异的境地,如此一来,感到自己仿佛瓮中之鳖,令人无端来到恐惧的一侧。冯大概尽管将此归纳在预想范围内,但也仍然感到不快。

“竹芒君,不要慌张,没有用的。”她用一种对于陶瓷人偶来说可堪严厉的口吻,呵斥那名少年。

实际上,她们站在门的外部,并不知道那些令人焦躁不安的声响是怎样造成的...

1 2 3 4 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