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莲生(印度骨科)

之前点文活动的梗,顺便七夕贺。小伙伴点的是迦周。嗯……好久没有写狗血爱情大戏了,不知道成果如何。

现代paro,灵魂伴侣。

设定是灵魂伴侣双方身上相同的位置会有相同的图案。两人仍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他认识阿周那的时候,阿周那好像是九岁。

小小的孩子,坐在他们的母亲身边,自顾自吃着冰点。

而他离母亲隔着一段距离。

母亲一直在对他道歉,为曾经抛弃了他的事情,说着令人心痛的话语。就像是咳出了鲜红的花瓣那样,母亲泪眼模糊了。他的心缓缓震颤着,他得知了自己有五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他得知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名字。

然后?

他自己说了什么,当时心中是如何做想,都已经不记得了。

总之,绝对不恨母亲,相反,或许是很高兴的。

他那时候十五岁。

阿周那面前的冰淇淋融化在了碗里。那个男孩用调羹缓缓搅拌着玻璃碗中的奶油。

后来,听阿周那说,当时母亲是趁着接他放学回家,才有机会与迦尔纳见一面。因此阿周那才是在彻彻底底的不知情中,宛如遭了一记晴天霹雳。

不过当时的阿周那什么都没说。

就像迦尔纳没有记住母亲最后承诺了什么,但他记住了阿周那低头拨弄调羹的样子。

雨季到来了,雨水淋淋漓漓从灰色的云霭中落下。

傍晚的时候,听到有敲门声。

阿周那站在门口。

雨水从湿漉漉的发梢滴落。

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他宛若黄昏时节的一团云雨,拥有丽日,显出彩虹,电光闪闪。

迦尔纳犹豫该如何开口。

阿周那看着他。

“进来吧。”最后他说。

阿周那穿着他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对方身上散发出自己常用的沐浴乳的气味,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所以,是什么事?”迦尔纳递给阿周那热水冲泡的袋装茶。

无论怎么想,这都是离家出走的架势。

还是说,失恋了?这种事情迦尔纳可是完全无法提供帮助。

“我今天晚上可以住在你这里吗?”阿周那开口说。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迦尔纳离开大学也还不到三年,无论履历多么优秀,对于工作岗位来说,都是新人。工资合理分配后,租的是一套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要说阿周那的话,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恐怕从来没有走进过如此逼仄的房间。

“学校那边呢?”

“在放假。”

无话可说。

“如果太麻烦,无所谓。”阿周那低头看着自己握住茶杯、骨节因为用力而突起的手指,语调很平静。

“你跟家里……跟你们家里,出现了矛盾?”迦尔纳问。

阿周那点点头。

“和母亲——”

“与母亲无关。是我自己在困扰。”

“住在我这里也不是不可以,”迦尔纳意识到心中泛起的涟漪,这句话本身的意义让他有些动摇,“吃过晚饭了吗?”

阿周那摇摇头。

如果说,只是单纯有照顾弟弟的感觉。此时的他会是非常愉快的。

因为在从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知道他的身世的人只有母亲和阿周那。所以阿周那对他来说是真正的兄弟,而其余四个人则面貌模糊。记得以前,母亲还有托阿周那带给他佩镯节时制作的红绸带。

因为一直是一个人,所以那时候感到非常幸福。

迦尔纳喜欢这种状态——与亲人、兄弟在一起,说是补偿他未能尽到做兄长的责任也好,总之迦尔纳享受与阿周那共处的时光。和从小就作为年幼聪慧的孩子、被宠爱长大的阿周那不同,无论是本质还是成长经历的影响,迦尔纳喜欢为他人提供服务,喜欢责任在身,喜欢给予。

但是,是“如果”。

那种感觉并不单纯。

不是单纯的想要给予,还有渴求。

这种渴求是罪恶。

……不该做的事,不该想的事,应当克制。但是,他并不想为此努力。

“迦尔纳。”

“什么事?”迦尔纳搅拌着煮锅中的咖喱。

“你记不记得以前,有一次佩镯节的时候,妈妈让我给你送绸带。红色的绸带,我们兄弟每个人都有,她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仔细编织出来的。”

“记得。”迦尔纳的嘴角微微流露笑意。

那条绸带,他一直珍藏着。

佩镯节,依据传统,应该是姐妹为兄弟系上绸带以祈福,兄弟们则许诺永远保护姐妹。不过,无论是迦尔纳的家中,还是阿周那的家中,都没有姐妹。所以才会由母亲制作绸带。

“我记得那时候,觉得母亲给你做的是最好看的。”阿周那轻声说。

“是吗?”

“是的,所以我问妈妈,我可不可以选。她没有答应。”

迦尔纳不知道阿周那是在闲谈,还是有所指。

过了一会儿,阿周那继续说:“我是到你的大学去找你的。”

迦尔纳回忆起了这个部分:“当时我在游泳馆,你找了很久吧?”

“问了很多人,‘我在找我的哥哥,叫做迦尔纳,他在什么地方’之类的。终于有人告诉我,你在游泳馆里练习,为学校的运动会做准备。”

哥哥……

这个词从阿周那的嘴里的吐出来,简直像点燃火苗的箭,直直贯通肺腑。

阿周那从来没有叫过他“哥哥”,一直都是“迦尔纳”而已。

“那时候,阿周那还在读初中吧。”

他控制住心绪。继续准备晚餐,把煮好的米饭盛进碟子里。

“是的,还小,一看就是弟弟。所以很受关照,带我到游泳馆找你。迦尔纳,你的‘印记’是在腰上。”

他有些吃惊,没想到阿周那会提起这件事。

“是毗湿奴的脐生花。”阿周那说。

是的,是在腰际,是莲花。

迦尔纳还没有找到同样有此标记的那个人。

十四岁的时候,在阿周那的腰际,浮现出了灵魂伴侣的印记。

似乎是一朵莲花。

连着细长曲折的茎秆,看上去是非常脆弱的花。

神圣、纯洁,是毗湿奴的花。

不能说不是松了一口气:世界上,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拥有自己的灵魂印记,如果没有,那么以为着对方已经死亡,或者,就是从开始时就不存在那样的人。

但同时,没有什么太过开心的情绪。一想到自己以后的人生将不可避免地被这样的图案所牵制,被寻找着灵魂的另一半的漫漫长途所折磨,他就感到些微的痛苦。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后才会侵入人生的修行。

又或许,他根本不会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人都和并非灵魂伴侣的人结婚了,出于性别、习俗、宗教、地域,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于是十四岁的阿周那照常穿上校服,开始自己的生活。

然而紧接着,他就找到了自己灵魂的另一半。

当时他的惊愕几乎变为愤怒:为何上天如此待他?

绝望的感受慢慢延展,像被灰色的水从头到脚逐渐打湿。

最后,他还是把绸带系在了迦尔纳的手腕上。

此生此世……吗?

受到神明祝福的印记……吗?

三相神为每个凡人种下的烦恼,既是惩罚也是恩典。传说中,因为人曾经犯过骄矜的错误,触怒了湿婆。为了安抚毁灭之神,毗湿奴劈开人类的灵魂作为惩戒,使得人能够懂得圆满的来之不易,能够在不断的修行中寻找真谛。

苦难笼罩了大地,于是人恳求,进行苦修,最终感动了湿婆。三相神决定在拥有相合灵魂的人身上做下印记,以便终有一日能够相认而不错过。

在从前的宗教信仰中,拆散印记相契的人,是罪恶。

因此如果一方是高种姓,一方是低种姓,那么,要么永远不得被人群接纳,隐入山林苦修。要么,留存自己的姓氏,双双投入恒河殉情以求宽恕。如果高种姓者自愿杀死自己低劣的另一部分,则被视为至高无上的勇敢和超脱,是对神明的最高修行。

当然,在现代社会,情况发生了改变。

但无论如何,同母异父的兄弟,也实在是太可笑了。

根本不敢说出口。

父亲如何做想,母亲如何做想,他的兄弟们如何做想。

迦尔纳,他又会如何做想。

“迦尔纳,是那种坚持要和灵魂伴侣在一起的人么?”

吃完晚餐后,阿周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工作。

“并没有这种强烈的执着。”迦尔纳摇摇头,“毕竟,如果对方是在另一个半球,恐怕今生就不会见面了。”

“我的话,想和灵魂伴侣在一起。”

“是吗?”迦尔纳的动作顿了顿。

阿周那似乎想要从他这里得到回答,而不是简单的回应。然而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一定会很辛苦吧。”

“是的,但就算那样,总也想尝试。”

“你已经找到了?”迦尔纳感觉自己总算听出了一些言外之意。虽然他并不喜欢这种言外之意,如果如他所想的话。

阿周那没有回答:“今天就是因为这个,同父亲和大哥发生了争执。”

虽然并不十分了解阿周那的生活,但从迦尔纳的理解来看,阿周那会和自己的长辈争吵,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何止不可思议,简直让迦尔纳感受到了如同地鸣风起般的不安。

“父亲认为,如果拥有灵魂契印的人,与我并不合适,那么不如果断放弃。我一时冲动,就与他发生了争吵。不,说来可笑,我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对方是谁,其实只是气恼自己而已……他们是知道的,所以并没有生气,迦尔纳也不必担心。”

“可是,我认为他们说的没有错。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找到了那个人,我也不知道那是个怎样的人,但是,阿周那,如果你们并不适合,何须勉强?你现在很为难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他转过身看着阿周那,“如果说是我,我认为遵循那种古老的传统是没有意义的,我有喜欢的人,我和他大概没能有幸拥有契印。但我依然很喜欢他。”

阿周那原本垂下目光,在阅读迦尔纳书架上大学时代的金融学书籍,现在抬起眼睛看向他。

“你为什么这样说。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阿周那的语调听上去,仿佛在隐忍着什么令他恼怒的东西。

“阿周那?”

“你已经和一个与你并无印契的人在一起了吗?”阿周那似乎皱起了眉,身体紧绷。

“……没有,”迦尔纳还是回答,而且这个回答说出口,让他自己也感到深深的挫败和痛苦,“也是因为契印的关系——那个人,好像非常在意灵魂伴侣的资格。况且,我也至今不敢表白自己的心意。所以我并没有资格教育你,之前说那些话,是我太失礼了。”

他低下头。

“迦尔纳,你可以和除了那个人之外的人上床么?”阿周那的语气重新变得平静无波。

迦尔纳愣住了,同时感到受辱。

阿周那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

“反正你已经生气了吧?不如我换一种问法,让你决定一下要不要赶我出去。你,迦尔纳,可以和我上床吗?”



并没有什么肉味,只是防吞


他宛若黄昏时节的一团云雨,拥有丽日,显出彩虹,电光闪闪。《摩诃》形容阿周那的原文,因为写得太好了,所以看完之后就记住了这句话。

另外,套名字编了瞎扯的印度神话,可能因为我最近很萌湿毗吧哈哈哈哈哈哈[尬笑.jpg]

评论(16)
热度(250)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