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入埃及记(愉悦组恶友)

 

之前的拉二还愿点文活动,因为符合人数较多,就不特意@了,随缘随缘。

可以说没有明确的cp向,但三角都带有cp感,也可以说是咕哒子中心(然而咕哒没有多少戏份)。

实际上就是三大哈哈哈恶友出战时,三人纷纷掉落到了拉美西斯二世刚刚执政不久的古埃及(对,有两个拉二),开始在埃及寻找Master的故事——

1.

意识到灵子转移出现问题的那一刻,漫天风沙没顶而下。

作为一个英灵,又作为生时曾踏遍五大洲四大洋的海员、商人,然而在被沙土淹没时,还是感到一阵动摇。

埃德蒙听到迦勒底罗曼医生和达·芬奇的一阵交谈,词语被围绕在身边的沙尘吞没了,只能听出语气中的焦急,以及魔法路径受阻发出的杂乱声响。在那之后,是罗曼医生逐一呼唤他们的名字的声音,似乎是用尽力气在喊,但是语句却遥远而模糊。

“Master……”

他向右边伸出手。

他知道灵子转移刚刚开始的时候,Master的框体是在他右边的位置。

当然没有触碰到,这姑且算是在意料之中。

也没有回应。

“喂,那个笨女人在哪里?”反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是几乎每次出战都会听到的男人的声音。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Master不在余的身边。Avenger在何处?”又传来另一名同行者的声音。

风暴在渐渐息止。

他松开扶住帽子的手,抖落衣袍中的砂砾。沙子像流水,顺着衣服的褶皱流泻到地上,与其他砂砾融合在一起。

“我在这边。我也没有看到Master。”

一边回答,一边朝声音的方向走去。在沙丘的另一侧找到了两位英灵——穿着散发出比沙漠还要刺眼的金色铠甲的王。

他们身处大漠之中。

Master不见踪影。

 

2.

“既然魔力供给没有问题,那么Master一定是在这里。无论如何,是与我们同处在这个空间内。”

“这个空间,你指的莫非是这一片沙漠吗?”吉尔伽美什尽管面无表情,但那种不满的情绪当即浮现在红色的双眼中。

埃德蒙懒于应付这种不满,他偏开头环绕一周。金色大漠笼罩着他们。

天空中没有一丝云雨的痕迹。

温度很高,但对于英灵来说,尚可接受,不至于受到伤害。

远方似乎又有涌起的沙尘。灰影在天与地之间飘舞徘徊。

“我指的不仅仅是沙漠。这个空间是否涵盖了其他地域,我们不得而知。”埃德蒙回答道。

吉尔伽美什“啧”了一声,也望向远处,不过他所注视的是那一群群起伏的沙丘:“万一那女人是被埋在了沙海之下,本王可……”

“那我们只能趁着她断气之前把她从地下挖出来。”

虽然如此说,不过埃德蒙倒并不觉得会有这种可能。

真正被流沙吞没,可没有这么长的存活时间。

在他们几句交谈的时间内,藤丸立香早就断气了。

然而英雄王一副很认真地在嫌麻烦的模样,似乎真的打算开始掘沙找人。

埃德蒙看向站在稍远处的太阳王。那位法老竟许久没有插进话来发表意见,让他有些诧异。拉美西斯二世统治着的国家,也拥有广袤的沙漠,对他而言眼前的景色一定不陌生。

“这是余的……”

他看到太阳王露出了并非因为愉快而产生的笑容似的表情。王睁大了如曜日般灿然生辉的荷鲁斯之眼,微微扬起头,似乎想要展臂拥抱从沙漠边缘翻卷而来的凛风。

“这是余的埃及!”

 

3.

迦勒底的通信似乎恢复了。

罗曼医生的声音出现在沙漠灼热的空气中:“哇呀,你们还好吗?”

三人都对这种一听便十分冒失的打招呼方式回以沉默。

罗曼医生尴尬地咳了几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很烦恼……那个,立香君没有在你们身边吧?啊,似乎确实如此,这样一来,就确认你们是走散了。”

“你们找到了Master的所在地么?”埃德蒙问。

“姑且算是。立香的‘存在状态’是稳定的,但是她似乎处于无法通讯的状态……也不知道是否是我们这边的问题,工作人员正在努力修复中。而且立香的具体位置还需要等到通讯状况稳定下来,才能进一步确定。啊,稍等,找到她了……目前可以给你们的消息很不完全,只知道她现在是在距离你们大约……五公里左右,五公里外的东部。”

拉美西斯二世的眉心皱了皱。

“时间点?历史状况?”埃德蒙追问道。

“嗯……”罗曼医生的双手正在另一台仪器上快速操作着,“达·芬奇亲正在调查,他说你们到达的地方不是原本设定的位置——本来不是正打算去打术阶素材嘛,但是这里并不是往日常去的地方。是一段……类似历史残片的东西,人理烧却的遗留。”

“历史残片。那是指什么?”这次开口的是奥兹曼迪亚斯。

“是正常的历史。所谓的正常的历史,也就是往昔所有的人类活动。你们是因为一些意外状况被卷入的,因此在调查彻底前,最好不要做出可能改变历史进程的事情。那么,你们的第一个任务,运气好的话,也是唯一一个任务,诸位,请尽快寻找到立香君!”

 

4.

原本以为不过是像往常那样出个每日任务而已,因此御主甚至没有带上马修。

马修小姐不在,实在令人感到不安。

毕竟御主可是需要一个让她撒娇的对象的。

这样一想,发现藤丸立香还真是一个很能出现意外状况的家伙。虽然说作为御主确实很可靠,也在不断成长,然而本质上还是一个不够成熟的少女。至于幸运值,在好的方面是EX,在所有坏的方面则都是E,现在的事态显然是极其之坏。

如果是倒在沙漠中不省人事,或许不过一会儿就会渴死、被风沙呛死、被毒蛇杀死、被蚂蚁分尸……人类实在是太脆弱了。

听从罗曼医生的指示,三位迦勒底的英灵准备向东前行。

太阳正逐渐偏向西方。

法老王召唤出了自己的神兽斯芬克斯以充当在沙漠中行进的坐骑。英雄王倒是没多嫌弃。大概是因为让王的双腿走太多路原本就是大不敬吧——曾经身为水手的埃德蒙在面对这两个同伴时,一向来感到格格不入。话虽如此,他们一起出战许多次,已经熟悉了彼此的存在方式,也并未产生过太多龃龉。

“如果余的判断是准确的,我们所在的正是余的国土。”

那个奥兹曼迪亚斯很少说“如果”。

“而继续往东方去,恐怕就要到余的王城了。”

“古埃及的王城底比斯,还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城培尔?”

“余是王中王,法老中的法老。哪一座城,有何不同?”像往日那样发言之后,拉美西斯难得地停顿了片刻,又说道,“不过,余所统治时代最为辉煌,无可超越。因而余也希望,诸位能看到的是余的埃及。”

“是啊。”

埃德蒙的回答换来了法老王一个有些意外的眼神。同时吉尔伽美什似乎想反驳一下太阳王对埃及国土的评论:“本王的国度之繁华,你可还没有见识过呢。”

“如果有机会,余自然很想与你一较高下,金色的。”

“哈哈哈,恐怕你会……”

“不,余绝对相信……”

埃德蒙耐心等待两位王一番毫无必要的争论结束之后,才开口解释道:“目前来看,Master应该是在东方,如果足够好运,也就是在你的城市里。如果是拉美西斯二世统治的繁盛埃及,Master在那里,至少比在其他地方更加安全。”

听了他的话,太阳王似乎龙心大悦,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余不会让你失望的。”

斯芬克斯展开双翼,在沙丘上一跃而起,像鹰一般御风而行。

 



TBC.

评论(4)
热度(286)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