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fgo】入埃及记.3(愉悦组恶友)

继续:

三大哈哈哈恶友出战时,三人纷纷掉落到了拉美西斯二世刚刚执政不久的古埃及(对,有两个拉二),开始在埃及寻找Master的故事——

这次闪闪戏份不多,不打tag了。

拉二和真爱皇后重点,但是这对的tag到底怎么打啊!另外,虽然妮菲塔丽的翻译比较多,但我出于个人偏好,还是用了奈菲尔塔利。


7.

“诸位。”拉美西斯二世把酒杯放下,开口道。

埃德蒙看向他,吉尔伽美什正注视着一只放在店内的陶罐——他大概有些醉了。虽然英灵的身体具有非常优越的性能,但像他们这样喝酒,很难不上头。埃德蒙觉得自己也并不是很清醒,但他绝对绝对必须弄清楚这两位同伴的打算。

若是真的按照两位王的思路完成任务,这次恐怕会变成我方才是反派——类似这样无理取闹似的局面。

当然,救出御主绝对没有问题,但或许会炸掉王城吧。

实话说,在御主和马修没有一同出战的情况下,埃德蒙面对两位同伴,真的感到十分苦手。

“余想独自一人前往皇宫。”太阳王说道。

酒馆柜台上趴着的小哥还是睡得十分香甜。

吉尔伽美什走过去,自己拧开酒桶。

“什么意思?”埃德蒙皱起眉。

奥兹曼迪亚斯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今夜,不要在今夜就前往皇宫讨要Master。余想要回去看看。”

王,从来不说“请”,从来不求人。

但这次也并非是命令。

“啊,如果是本王回到乌鲁克,也会很想再与吾友一起站在皇宫最高处,饮酒谈天,共商国事吧。太阳的,你能回到自己的时代,真是太幸运了。”金色的王回到座位上坐下,笑着说。

埃德蒙看了看两位王。

拉美西斯二世站了起来:“那么,余先行一步。”

吉尔伽美什举杯招呼:“喂,不管你有没有回来,总之白天一到,本王和Avenger就要去砸你们‘两位’拉美西斯的宫殿了。”

“放心吧,倒时候,余一定与你们一起。”

“不,我可没有破坏古埃及文物的喜好。”埃德蒙冷冰冰地回答。

拉美西斯二世大笑了几声。

街道依旧宁静。

太阳王消失在月光照耀着的街道深处。他与这条街道的契合是那样完美,与这座城池的气息也是那样亲密,就像孩子回到了故乡——不,如果是那位王,应该会说,是神明回到了自己庙堂吧。

埃德蒙也走到柜台边,为自己满上了新的酒。

甘甜的新葡萄酒,对于出生法国的他来说,简直有辱葡萄酒的名称。

但是,作为饮料来说,纯粹、质朴、甜蜜,便足够让人感到愉快了。

留下来的英雄王半眯起鲜红色的双眼,注视着这座城市上方的明月。

罗曼医生慌慌张张的声音响突然起来:“等等、等等,刚才我一不小心趴在控制台上睡了一会儿,你们刚才是做了什么决定吗?奥兹曼迪亚斯到哪里去了?”

“啊,不必慌张,医生,太阳的只不过是无法割舍自己从前的妻子。呵,那个男人也有这样软弱的一面。不过本王并不失望。”吉尔伽美什回答道。

罗曼医生沉默了一会儿。

“对太阳王自己来说,这是一个被逐渐忘却在了漫长人生中,然而却十分珍贵的年代吧。我想,立香君肯定会理解的。”

太阳因你而升起。

我怀着独一无二的爱情,她是如此无可匹敌。

只是擦肩而过,她已经偷走了我的心。

——拉美西斯二世,曾为自己妻子写过这样的话语。

撰写在墓碑之上,是最最深刻的永恒。

收到此语,赠出此语,两人都是如此幸运。

事到如今,作为迦勒底的英灵,很难想象那位太阳王那般深情温柔的模样。

埃德蒙想起自己第一次听说拉美西斯二世的故事,那是在伊夫堡黑暗潮湿的牢狱中,是在法利亚神甫自制的黯淡的油灯下。说到拉美西斯二世与奈菲尔塔利皇后真正的爱情,这份人类灵魂中的璀璨之光,令阴沉的监狱都趋于无形。

……羡慕。

非常非常羡慕,甚至是嫉妒。那时候埃德蒙饱受折磨,被世界背叛、遗弃,他所爱的人离他是那样遥远。

但凡拥有过人类的灵魂,就会感到羡慕吧。

大概只有他,并不想回到从前。并不是说厌恶或是恐惧,若是真的回到了那个时代,也并不是没有值得思念、纪念的人,和值得珍惜的回忆。但是,他并没有渴望着回去,因为尽管他最终原谅了自己、得到了救赎,他终究还是没有获得真正的宁静。从前所珍视的,都已经死去;往后的补偿,是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梦境般的东西。

但是,迦勒底对他而言确实是一个归所。

不,应该说,在Master的身边,为了使某人得偿所愿而存在于世——这一整个因果,让他感觉到了自身存在的安宁。

这一点,是与太阳王和英雄王完全不同的。

 

8.

奈菲尔塔利——她的名字的意思是,最美丽的女人。

在她看来,这样的名字未免有些言过其实,又有些流于平庸的赞誉。

她的丈夫时常唤她奈菲尔,从新婚的那一天,从他还不是埃及之王,到他执政如今的第五年,每次他这样呼唤她,她总会低头微笑。而若是他称她为奈菲尔塔利,那么她的身份就是皇后,她会抬起头,挺起胸膛,像月亮散发出日辉,愿与太阳驾车同行。

她的丈夫叫她奈菲尔,时而带着一点轻浮的意味,“美人儿”——因此她至今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还时不时会脸红。

他们结婚可已经十多年了啊,他们的儿子甚至已经可以拿着小小的弓箭,想要射下花园里果树上停着的鸟儿。

当然,她的丈夫拉美西斯是王,这一点使得他无论如何是与平常的男人不同的。拥有权力与财富,是神明在大地上的化身。尽管在她眼里,丈夫不过就是丈夫,但她能理解男人,也理解他不与她一同就寝时,是在哪位嫔妃的房间里与其共享床笫之欢。

今晚就是如此,她虽然一早从宫女那里知道了消息,仍然等得稍晚一些。

今天白日里,有商队把一个异族女子送到了皇宫中,她本想趁着长夜难眠,与她谈谈天,但听说那个孩子狂吃海喝之后,睡得非常香甜。或许会是一个可爱的女伴吧。她这样想着,笑了笑。

床头摆着巨大的托盘,里面盛着蓝色的睡莲。

她还记得自己刚与丈夫结婚不久,他为了讨她的欢心,命人挖掘了一个水池,里面种满蓝色的睡莲,是为了赞誉她是“神的女儿”,拥有永恒的生命。如今,皇宫里但凡有水域的地方,依然种植蓝莲。

她闻着睡莲的香味,吹灭灯火,很快便睡去了。

她醒过来的时候,明亮如水的月光从窗口照耀进来,穿透被风吹拂、轻轻晃动着的白色纱绸。一个人坐在窗台上。

在黑暗中,她知道他看着自己。

“您回来了吗?”她稍稍坐起来一些,枕着柔软的靠垫,微笑着轻声说。

“奈菲尔……”他呼唤她的名字,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是的,余回来了。你继续睡吧……奈菲尔。”

她注视着丈夫的轮廓。

在月光的照耀下,她仅仅只能看清楚他模糊的身影。

“您不过来吗?”她问道。

“睡吧,奈菲尔。”他用非常温柔的语气对她说道。

沾染着银色月辉的夜风缓缓吹拂着他们。

莲花正在绽放。

她终于意识到什么,坐起身来,往后退了一些:“不对,您不是……您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您是通过魔法改变了自己样貌,变成我夫君的样貌?您不是我的……”

话到此处,她又突然顿住了。

因为她感觉到了哀切与气愤的目光,那就是她的丈夫的目光。

可是……

“不,余回来了,奈菲尔。余回来了。”男人说道,“所以,睡吧,余的奈菲尔。”

窗边的身影消失在了月光中。

好像不过是一个夜梦。

她坐立良久,缓缓躺回床榻。睡莲盛放,在那浓郁的幽香中,她终于再度睡去了。她感到丈夫的目光落在身上。

 



TBC.

评论(40)
热度(257)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