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入埃及记.4(愉悦组恶友)

继续:

三大哈哈哈恶友出战时,三人纷纷掉落到了拉美西斯二世刚刚执政不久的古埃及,开始在埃及寻找Master的故事——

两个拉二终于见面啦!

好累,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脑细胞……不出意外,明天大概能完结。


9.

翌日清晨。

埃德蒙和吉尔伽美什迎着一路埃及百姓的围观目光,走到了皇宫之下。

要在底比斯寻找皇宫,和在伦敦市寻找白金汉宫、在巴黎寻找埃菲尔铁塔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在现代化的城市里寻找建筑,靠得是路标和地图。而在这座古埃及先民的城池中,寻找皇宫与庙宇的方法是抬头仰望。

在金色砂砾般层层叠叠、鳞次栉比的房屋间,那些平坦的大道通往一座座高耸的城门,举目望去,神庙环绕着整座城市,而在它们中央,太阳王的宫殿赫然耸立。

“莫名感觉有些不愉快……”

埃德蒙猜测吉尔伽美什也有同感。

金发的乌鲁克王抱臂站在大路中央,审视着这座宫殿,好像评审员在做节目时评判古董物件,然后发现这件藏品相当之好,甚至能够与自己的收藏一较高下——这样古古怪怪的眼神。直到守门的士兵往这边看了好几眼,埃德蒙伸手把他拉开。

恰好,偏开正门后,就看到了英灵Rider。

普通埃及青年打扮的拉美西斯二世站在距离宫殿稍远的地方。是刚好不会引起守卫怀疑的位置。

乍一看,还犹豫了片刻,想到这若是这个时代的拉美西斯二世——不过身为英灵的直觉还是很快消弭了这种荒诞的想法。刚才多半是抱着“那样会很有趣的心态”,埃德蒙想到,看样子自己也有些被同伴传染了。

“哟,你们来了。”英俊清爽的埃及青年看向他们。

清爽,这个词用来形容他也是有够古怪的。

不过在吉尔伽美什穿私服,并且没有炸毛的时候,偶尔也能用清爽来形容。

“好,我们走吧。”

“走?”

“进入那里没什么问题,光明正大地走进去既可。”这样说着,太阳王变换出了身上的黄金饰品,和他平时在迦勒底所穿着的服饰稍有不同,显得更加精致、华丽,也要更为柔软一些,“待会儿只要跟着余进去就可以了。余在世的时候,出入可由不得别人多问一句。余想这时执政已经五年了,应该和余的记忆没什么差别。”

此时站在面前的,无论是谁都会认为就是这个时代的王。

虽然说他本来也的确正是青年时期的拉美西斯二世。

确如奥兹曼迪亚斯所言,穿过大门时,那些守卫立刻把头低俯下去,根本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你这样真的不要紧吗?”埃德蒙忍不住吐槽。

“啊,进来之后,就不能继续装作王的样子了,很容易被发现吧。余与那一位现在都在宫殿内。不过,余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都还要沐浴和就餐,现在多半是不会出现在花园附近的。”

这么说着,太阳王用一种轻快稳健的脚步踏上走廊。一眼望去,回廊曲折。

埃德蒙的脑海中无故浮现出年幼的太阳王在这些走廊上玩耍的模样。

因为这一时的停顿,吉尔伽美什难得代由他开了金口,问道:“太阳的,你知道Master在何处么。”

奥兹曼迪亚斯回答:“当然,刚刚送入余的宫殿的女人,应该都是安置在皇后的寝宫附近。”

“嗯?”

“如果余的皇后不喜欢她,是不可能被留下的。”过了片刻,他又说道,“不过,皇后从未真正说过自己讨厌哪个余想要接纳女人。”

尽管形式依然是古老的两性婚姻,然而其内核,似乎又与外表相悖。

埃德蒙发现自己那富于求知欲的性格立刻占据了主导,不,但是,哪个拥有充沛知识与知性思考能力的人会对这样的人性历史迷题无动于衷?

吉尔伽美什不做声。

他的一生的经历,使他从未体会过法老王言语中所流露的感情。

他唯一真正所爱过的,只有他从前的友人。但是那种感觉,大概和夫妻之间的爱情是并不完全相同的。乌鲁克英雄王没有真正的妻子,拥有过许多女人、利用过许多女人,伤害女人、也被女人伤害。

吉尔伽美什,因为是生前立于神代的存在,与已经形成了更加完备社会体系的古埃及相比,大环境下的人类观念应该相差甚远。况且生前的价值观与成为英灵后,并非毫无区别,因而若是涉及感情时,只要深入思索,多半会产生矛盾和违和感。

这一点,连生于十九世纪的埃德蒙也有体会。

英灵虽然拥有自己的思想,但却因为英灵化而糅合了整整一生的记忆,并且灌以了被召唤的时代的知识。

啊——胡思乱想可真是糟糕的感觉。

埃德蒙再次怀念起御主在身边不停吵闹的时候了,当御主在身边时,从来不会过多去想那些令人感到无始无终的事情。

 

10.

“喂,你们三个。”

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传过来,一瞬间埃德蒙还想着“这家伙干嘛连自己也一起叫进去说是三个人啊”,然而——

另一位拉美西斯二世正站在走廊尽头,冰冷地看着他们。

Avenger的黑炎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进入了备战状态。

尽管不过是个人类而已,那份威压并无衰减。

“感觉……我好像在非常不妙的时机……”

罗曼医生的碎碎声怯生生地出现在耳边。

埃及王对他们冷目而视。他身后跟着一群护卫,但是那些护卫全部手足无措,被眼前的状况所震慑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们的王正在盛怒中,而对面站立着的,也无疑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威严的王。

“啊,”身为英灵的拉美西斯笑了笑,对那个“自己”说,“奈菲尔塔利已经和你讲了昨晚的事情吗?她果然与你无话不谈。她应该只以为是个梦吧,不过,余知道你肯定会相当在意。”

“你是何人,胆敢变成余的模样,还进入余之妻——埃及皇后的房间。”拉美西斯二世冷冷地开口质问道。这种可怕的腔调,无论是在迦勒底还是在出战的时候,都从未有幸见识过。

似乎是被触碰到了真正的底线。

不过看样子,是把这边与他相同模样的英灵,当做是持有变换装扮能力的敌人了吧。

“喂,太阳的,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站在拉美西斯二世英灵边上的吉尔伽美什问道,“你不会睡了他的女人吧?”

埃德蒙忍不住替太阳王吐槽:“不,就算睡了,那也是他的妻子。”

“哈哈哈,也对,是本王考虑不周了。”

以吉尔伽美什满不在乎的——过于失敬的哈哈大笑为信号,三人与埃及士兵展开了一场混战。

黑炎,王财,埃及法老的权杖。

看到自己的所有士兵一一战败,太阳王拉美西斯二世并未流露太过惊讶的神色。

可以察觉到,所处这个时代的王,比选择了自己的年龄、作为英灵现世的拉美西斯更加沉稳。仔细留意,也会发现他显得更为高大、成熟。神情中的冷峻,不单单是因为此时此刻的怒火,而是被时光雕琢在面孔上的刻痕。

他面对这一切,毫无惧意,亦非常谨慎。

那位人类的埃及王开口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他又皱了皱眉:“不,你们并非人类。你们到底是什么?来余的宫殿,想要得到什么?”

未免两位王开口说出什么会让事态进一步恶化的话来,埃德蒙上前一步,回答道:“我们过来讨要一个人。就是昨天被送入你的皇宫的异族女子。”

拉美西斯二世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们一会儿。

“哪怕为了奖赏你们的此番作为,余也不应该断然拒绝。但是,让余放弃自己的女人,那未免太小看余了。”

“立香君!她还是个孩子啊!你对她怎么样了,你说!你说啊!!!”迦勒底医生的哀嚎猛地传了过来。

“哈,什么,你们身边还跟着一位看不见容貌的魔术师吗?听上去也的确是一个懦弱的家伙。余想对自己的女人做什么,与你们有何干系?”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自己的主人被……总而言之是非常奇怪的感觉。

看样子英雄王已经决定冲上去做近战弓兵,抄武器打人了。

埃德蒙出言安慰:“冷静一点,医生。你和Master通过信,明明应该比我们更加了解Master的状况。她昨天不是大吃一顿以后就管自己睡过去了吗?而且当下你出现在我们这边,只不过是添乱。请你知会Master,我们已经在皇宫内了。”

“奇怪的魔术。医生?Master?看样子余收留了一个了不得的女人啊。”

埃德蒙又只得赶在另外两位同伴没有开口前回答:“说来话长,我们能够给出解释。我们没有丝毫恶意,但是,也绝对要带回那个女人。”

“哼。”那位王笑了笑。

两位拉美西斯二世目光相对,宛如过去与未来交织的镜面。

“也罢”,活着的埃及王终于颔首,“那么余就给你们一个机会。随余到大殿上,在荷鲁斯的注视之下,告诉余真相吧。”

 



TBC.

评论(23)
热度(221)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