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fgo】入埃及记.完(愉悦组恶友)

结尾了:

三大哈哈哈恶友出战时,三人纷纷掉落到了拉美西斯二世刚刚执政不久的古埃及(对,有两个拉二),开始在埃及寻找Master的故事——

一周完结,好久没有这么卖力了,之后可能要休息一阵子……


11.

那位属于这个时代的埃及王带领他们走到了正殿。

无视一众侍从不安的目光,坦然地带着三个身份不明的外来者穿过宫殿。

气宇辉煌的大殿,以白色的大理石为地,绘满神圣图案的金粉漆壁为天。

生着鹰翼的太阳圆盘之上,暮光之眼环绕着国王的名字;连枷和弯曲木的图案旁边,是象征着康复与保护的天空之神的眼睛。

法老在自己的王位上落座。

该不会在等我们跪地行礼吧,埃德蒙想,自己虽然是没什么问题,但两位同伴时绝对绝对不会朝着别的王行礼的。况且,博学如埃德蒙,也并不清楚古埃及时代觐见国王的要求。

正在这短暂的僵持之际——

“呜哇哇,Rider……”忽然从外面传来好几天不曾听到了的熟悉的喊声,而且那个人绝对是在朝这边冲刺中,“Archer!Avenger——!”

藤丸立香从外面冲了进来。

没有扎头发,穿着古埃及的服饰。

露出度过高,太羞耻了。埃德蒙在心中评论。同时,为避免另外两位骄矜自傲的伙伴受到御主的撞击,从而别扭好一阵子,他朝前走了一步。

果不其然,藤丸立香瞄准面前距离自己最近的英灵后,径直栽进他怀里。

“终于来了啊,你们!”用简直不像十来岁少女的力气狠狠抱住了他的腰。

埃德蒙无需回头去看两位同伴的目光,总之一定是混合着庆幸和嫉妒。哈?他才不会轻易承认,他就是喜欢被这两个不懂得如何应对御主的同伴嫉妒。虽然他们三个人在迦勒底有时候被称为“和御主相处方式最别扭的三人组”,但是他相比其他两人,还是稍胜一筹。

而且今天还多了一道视线。

对了,是另外一个拉美西斯二世的视线吧。

然而,既然御主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他也就不可能再把她拿走了。

不过此刻,他的着眼点在于:“Master,你喝酒了?”

“诶,因为这里的酒甜甜的,很好喝……”御主依然把脸埋他的衣服中,小声地说。

“你还没有到饮酒的法定年龄。”

“古代可没有那种限制哦?”

“Master,你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类。”

“好狡猾!”

“不,无论如何一早起来就喝酒,也太滑稽了。Master你很有成为酒鬼的潜力呢。”

“伯爵,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

“什么‘人家’,你果然是喝醉了。”

王座上的埃及法老冷哼一声:“你们也该和我讲一讲,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看不见的魔术师——罗曼医生,将实情告诉了这位王中之王。

简述了迦勒底的使命,讲述了人理烧却之后的结果,告知了世界上最后的御主的使命。

听完一番解释之后,存在于此地拉美西斯二世站了起来,开口道:“也就是说,你们为了完成一件有利于所谓‘人理’的工作,不能没有这个女人,是吗?”

“确实如此。”罗曼说道,“如果您能理解……”

“我理解,”太阳王笑了笑,看向成为英灵的自己,“因为那个男人无疑是余,所以余现在,姑且相信你们是来自那个什么迦勒底的御主和英灵。不然,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埃及的法老。”

“那……”

“但是,”果不其然,还存在曲折,“想要从余这里拿走属于余的东西,难道是你们有权所做的事吗?”

“什、什么,你不肯答应?”

“当然。”

“啊,不,这样也太蛮不讲理了,本来就是我们这边的人……”罗曼医生听上去相当慌张,大概是觉得不知该如何继续交涉,“无论如何,请您把她交还给我们,她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余说过,余理解你们的意思。不要让余将自己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无礼的魔术师。”

真是可怕的王的威慑力,看样子,罗曼医生暂时是想不到应对方策了。

作为英灵的拉美西斯二世朝前走去。他站在大殿中央,抬起头与坐在王座上的“自己”对视,露出笑容:“余理解。毕竟,要把属于你的女人抢夺走,确实非常可笑,可以说是恬不知耻。”

“Rider?!”

“然而,”英灵将手中的权杖一挥,直指人类法老,继续说道,“余比你要强大,所以余,会从你手里抢走属于你的东西,因为那本来就归属于余。”

 

12.

“真是不可思议!举世罕见的画面……”罗马医生从通讯器那头传来惊叹,“明明是人类,居然可以抵挡住英灵如此之久。”

“毕竟是那个家伙,不错,可以作为本王的消遣。”

“真是胡来。所谓的王,都是同一幅德行么。”

御主还牢牢箍着埃德蒙的腰:“不过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打,已经算是将事件缩小到最小范围了吧?对了,我一直超担心你的,Archer!”

“哈?本王有何需要担心?”

“因为你要是拆城可怎么办?修理,很麻烦的吧?可能还得把达·芬奇亲请过来才能解决问题。唔,一想到会变成那种大规模的灾难,好像我们才是反派一样……”

“先管好你自己吧,无用的女人。”

吉尔伽美什、埃德蒙和藤丸立香站在大殿内,观望不远处的战斗。

锋利的短刃交割,凝聚的魔法炸裂。

是一场激烈的决战。

若是继续进行下去,恐怕这座大殿即将坍塌。是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势均力敌。也就是说,真是级别相当之高的胡闹行为,全然不顾旁人,更像是“我看你不爽,想找个理由揍你一顿”,而且双方的想法完全相同。

然而,人类是绝对不可能战胜英灵的。更何况是与成为英灵的自己战斗。

藤丸立香突然放开埃德蒙,自己站起来,往前走了一步。

“Master?”

御主抬起手臂,是浮现令咒的右手:“Rider,我用一条令咒命令你,不允许危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生命。即是,不允许做出会使这段历史被扭曲的任何事情。”

  • 令咒消失。

战斗中的英灵哈哈大笑:“Master,余当然不会杀死自己。不过你既然使用了令咒,那余总得对得起这条令咒。至少要让这个曾经的余濒临死亡才行。”

“如果你做得到,余欢迎。”另外一个拉美西斯二世挑衅道。

在混战中,忽然听到了铃铛摇晃的声音。

悦耳的音色,是金色与银色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响。

是纤细脚踝上的镯子。

是鹿一般轻盈的脚步。

睡莲的芬芳,幽蓝色——

“夫君!”

“奈菲尔……”他望向自己的妻子。

美丽的皇后正朝着这边跑来。

她蹙起了眉,流露出那令人感到熟悉的焦急与不安的神情。从前他年少的时候,若是做什么孩子气的冒险——非要与不肯听从他的权贵大臣比赛骑马,或是做出了什么令人不安的决定——多半是关于战争,她都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为之感动了。

而那个属于她的真正的埃及王,尽管听到了呼唤,却并未有丝毫停顿,将法杖朝敌手的头颅一侧袭来。

这次,英灵终于被击中了。

被身为人类的自己。

他受到撞击,在即将倾倒的刹那迅速降低重心,朝后拉开距离。

二人都知道,这场对决已经结束。

英灵缓缓站起身。

对于人类来说,这场战斗过于耗损精力,人类的埃及王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是他依然用法杖支撑住自己,傲然站立在皇宫的顶宇之下。他的皇后,奈菲尔塔利,跑到他的身边,将那双柔软纤细的手,轻轻扶在他的手臂上。

不属于他的、可爱的奈菲尔塔利皇后,看着那位英灵,看着这个与自己夫君如此相像的男人。不,她现在可以确定,那就是拉美西斯,只不过不属于她。

她的嘴唇开合,最终没有吐露一语。

“是吗,是这样啊……”英灵看着他们,笑了起来,“你还拥有着她,所以你不会明白啊!哈哈哈,所以你才那么强大,连身为英灵的余都可以匹敌!但是你不懂,你还不懂!不过,无妨,你就是你,而余是余。”

埃及王似乎因这位英灵所说的话而产生了些许震动。

他何曾听过自己,用如此悲伤的语气,说出这样令人感到不安的话语?

但是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是注定的、不可躲避的宿命。

古老的英灵将目光转向他的身边,凝视着这世上最美的女人:“奈菲尔塔利,余的皇后,你曾与余相爱,是余之幸——余不曾对你说过这样的话,是余的过错,而今,听完这句话,就原谅余的任性吧。”

英灵收起了所有武器。他转过身,朝着他的御主和两位同为英灵的伙伴走去。

他没有与吉尔伽美什和埃德蒙对视,也错开了藤丸立香的视线。

“走吧,Master,我们该回去了。”

御主看了看站在大殿那头,依偎在一起的王与王后。他们站在碎裂了的色彩鲜艳的壁画之前,像画作中的神明。

奈菲尔塔莉死后亦被埃及臣民奉为女神:

受穆眷顾者,最受宠爱者;

魅力、甜蜜和爱的拥有者;

上下埃及的女主人,法老的正妻。

——太阳,因你而升起。

她的庙宇美丽而辉煌。使以后到达此处的希腊人,认识到属于古老埃及的事实,即神可以永生,而凡人不能。最美丽的王后奈菲尔塔利,她永生不死,像莲花一样周而复始、死而复生,永存人世。

藤丸立香最终微笑起来,点点头。

“……嗯!好的,我们回去吧。”

埃德蒙揽住藤丸立香的肩膀。用收起了黑炎的外袍轻轻裹住御主。

御主因为喝醉了的缘故,已经有些摇摇摆摆。

眼睛泛红,流了眼泪,然后,果然用他的外衣来当做手帕用了。

不过这次他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

御主轻声说道:“感觉……很悲伤,但是,非常羡慕。”


那是真正的爱情,超越歌声的传颂,超越文字的书写,在人类灵魂的历史上,永灿光辉。

 

 

 

END.

在那之后,为了补回三天没有打的素材,藤丸立香秃了。



那么,就是这样了。

因为是埃及主场,而且是还愿拉二的点文,基本就是在写拉二了

闪闪到后期几乎没有表现,这可不太好呀!嗯,我会继续摸索愉悦组的写法的,日后或许还会写拉二闪,以及拉二伯爵这种邪教吧

总之,第一次的愉悦组就到这里为止,我们下期再见(什么鬼

 

话说我这个人,墙头草,大家谨慎关注。

另外,叫太太总觉得……嗯,虽然我知道这个昵称很难称呼(你为什么要取),实在不行,大家可以叫我Alpha啊!或者叫正切值


评论(13)
热度(28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