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异人】画仙

最近忙成狗了_(:зゝ∠)_同人都没空写

欢迎大家到葫芦世界找我玩https://huluzc.com/worlds/dc062b26632011e79f750242ac120002

十五岁那年,我寻着长兄的脚步外出经商。

父亲在我出生不多久便病故了,我同兄长、母亲委居于冯氏屋宅的偏院,与冯氏宗族的其他孩子一同上学。日子并非哀戚,相反,倒是因为更加自由,而度过了快活的童年。

二十岁那年,兄长求官不成,开始到其他九国做生意。兄长颇善经商,倒使得家里日渐兴隆起来。

那时我十二岁。

他每隔半年总会回来一次,给我讲许多有趣的故事。

然而,我十五岁那年,兄长与家中失去了联系。母亲万般焦急,整日涕泣涟涟,甚至跪地恳求家长。最终,姑且尽力,动用了宗族的人脉四处打听——可是穆国本来便是个保守古国,对外土之事知之甚少。

兄长始终杳无音信。

终于我决定离开穆国,开始自己的旅程。

哥哥在两年内积攒的财富,足够我购置行李。我便跟着兄长从前结识一位商人,叫做江集谷,一同离开穆国,前往夏国。

集谷其人,较兄长年龄稍长两三岁,面容很年轻,神采奕奕,姿态天真,倒像是十来岁的少年。并不像是已经遍访十国的商贾。

集谷兄待人和蔼,江氏与冯氏亦交情不浅。我随他出行,便不感到太过忧心。外土的妖兽袭击、瘴气侵损,也好歹避过了。

随着旅行时的交往,与随行的商人、武人渐渐熟悉起来。

而对江集谷此人的改观——或是称之为更进一步了解了他的有趣之处,则是发生在一行人来到夏国边境时。

国境线上,时常有流民居住,形成小小的村镇。

途径村镇,正巧碰上流民组成的班子表演。上前近看,便发现观众大半是与他们相同的外旅商人之流。

那站在人圈子中央的,自称是拥有“神妙之笔”的异人。异人本就罕见,大多身怀绝技——如此一来,江集谷便很有兴趣。

集谷一直如孩童一般性子,一行人也不见怪,于是卸货下马,决定在村镇稍事休息。

表演花样繁多,陆陆续续,足足进行了三个时辰。

其中,那被称为“画仙”的,表演了玄妙的法术。

旁人表演时,他只管自个儿在后面画画。往地上铺了块毡子,把纸放在毡子上,俯身作画,专心致志地挥墨、细描,不曾抬起头来,似确有一股仙人气度。

人声嘈杂,拍手、叫喊声不断。那些人表演的杂耍倒也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不过对我而言,已是十分新奇——我至今还记得几个把戏:将桃核放入空碗内,向下一扣,掀起来时,成了一只水灵灵的蜜桃;姑娘缓缓施展四肢,竟能缩进一个小小的包袱里……

“活了!活了!”

突然,那画师周围有人叫嚷起来。

画师将笔墨放下,慢慢起身。

人群一时骚动不已。

只见那画纸上,画着真人大小的美人像。那美人粉面桃腮,弯月黛眉,唇角含笑;柳腰窈窕,身姿丰俊,衣着华丽奇特,似海外飞仙;一足点空中青云,一手抬羊脂玉瓶,袅娜翩舞。

虽是好画不错,但乍一看,我并未理解那人叫嚷的含义。仔细凝神间,突然发现画中仿若有风轻浮,衣袂、发丝,纤毫细动,栩栩如生。

忽的,那美人从画中凸显了出来。

如青莲破出水面,美人窈窕立于画纸之上。

那丹色衣带、白色玉瓶好似也有了阴影与重量。美人携着红绸、捧着玉瓶,踮脚跳起,翩翩起舞。

虽说没有丝管之音,但众人惊愕寂然之中,那舞姿无比曼妙。

约摸过了一刻钟,众人无言凝望时,那画仙忽然附身提起画轴一抖。

瞬间,美女、衣带、玉瓶全部消失。

夕阳西垂,红霞如血。

纸上静立着彩绘女子,笑靥比先前更为艳丽。

“是否可以将此画让度于我?”站在身边的集谷兄忽然大喊一声。

“集谷兄!”我连忙扯住他的袖子。

没想到紧接着,身边作商贾打扮的男人们纷纷抬起了手,叫嚷着价码。

“集谷兄……”我一看,便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但凡看到新奇事物,便想纳入袖中。

争价声此起彼伏,江集谷兴致勃勃,屡次报出惊人天价。

最后,他用十两黄金将画轴收为己有。

那画仙将画作交于江集谷,细细叮咛,有些不过保养画作的寻常嘱咐,有几条则新奇古怪。

“这美人,乃海外仙女的神资所幻。我曾在海上漂泊十余载,于金刚山金央岛见过仙女之舞,用笔墨将其舞姿绘出,便已有了如此仙力。不过,凡百千张画中,只有一张才能显出神韵。此画中神女之形,隔两个时辰便能出画翩然起舞。但若是你们起了歹念,使人的肉身触碰到她,又或强邀她的脚尖离开纸卷——仙气被凡浊之气玷污,当场便会化为墨水,此画也就无用了。”

江集谷一一应下,又请那不修边幅的画仙饱餐一顿,就此别过。

画仙随杂耍的一行人,趁着夜幕未合,便上路了,说是要尽早赶到下一个城镇去,在夏国的夜市上再做表演。夏国的夜市确实出名,传闻每年春夏季时,夜晚张灯结彩,常是过了寅时才渐渐歇下。不过这个杂耍班子竟打算连夜进入夏国,而不惧外境道上的虫虎袭击,实是有些奇怪。

晚间在客栈歇息,看美人起舞了一番。商队中有善吹丝管的,一时间大家饮酒作乐,好不快活。

我也陪饮了两杯,灭了火后,很快便睡熟了。

半夜里,忽然被窸窸窣窣之声吵醒。我原以为是房客起夜——我同江集谷和他的一名小侍从睡在同一个房间——但微微睁眼一瞧,竟发现那人影在月光下走动,身材窈窕,衣袂翩翩,十分古怪。我正欲张口,突然被人捂住了嘴。原来是江集谷。

月光透过窗户,我们的床榻是在暗处。

江集谷已经坐起了身,看我一眼后,松开了手。我闭紧嘴巴,看到江集谷正不动声色地缓缓卷起什么东西。

睡在另一边的小厮在打鼾。

江集谷将卷好的东西收入被褥内,自己也缓缓躺下,又故意翻了个身,弄出些声音。我装作熟睡,眯眼看着人影,心中纳罕集谷兄的所为。

那人影似乎是在我们摆放行李的柜内四处翻弄——原来是个贼!

又一细看,忽然发现那人的发髻在月光下显得很是眼熟,是个女子……是那个画中的女子!我一下便不迷糊了,继续看她如何动作。

只见她把从包袱中摸出的细软放在月光照亮的木桌上,又寻出许多枚玉佩、首饰(这些是家中女人托付了,想要赚点私房钱),将这些东西统统包好收入怀中后,她便朝这边方向走过来。

她好像在找寻什么东西。

我恍然大悟:集谷兄卷起的东西,想必就是那幅画卷。

那女子万分焦急,竟然掀起被子查看。她先弄那小厮,小厮转了个身,依旧兀自呼呼大睡。她又来掀动我的被子,我装睡不理。她走到江集谷床褥边时,江集谷猛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画轴抽出,朝那人头上打去。

只见黑影被这一击敲得摇摇晃晃,但随即从袖中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朝江集谷刺去。

未曾料到,江集谷毫不慌张,一劈便将那把匕首打落。

他一面抓住她的手臂,一面喝道:“点灯!”

我慌忙爬起来,找到了火折子,把油灯点亮。

只见那被江集谷制服在地的女子高声尖叫了起来,声音粗哑难听。挣扎地更加厉害,举手用袖子遮住脸。

我与那被惊醒的小厮举起火光查看,一见“她”的形容,立时纷纷目瞪口呆。

原来那身量曼妙的仙女,被人触碰后,竟变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男子梳着发髻,涂抹胭脂,身上一袭舞女衣饰,十足可笑。


后来听集谷兄道,这个异人杂耍班子,原是夏国通缉多年的强盗团伙。

那“画仙”能使异术,将人幻形匿入画中。待画被有钱人家买去,四下无人之时,画中的贼人便偷偷出画盗窃。戏班子的其他成员则在不远处随时接应。“仙女神姿”“不可沾染人气”一类,自然不过是诓骗的假话。

听闻从前,藏在画中的贼人为同伙打开院落大门,暴徒们屠杀了整整一户大院人家。

因为这件事,他们被四处追捕,终于逃出了夏国。然而在边疆四处作恶,至今没有缉拿归案。

这一回,官府逮着被江集谷捉到的小贼,终于在村庄不远处的丛林中捉住了那群恶人。

如此我才知道,江集谷与夏国的驻关将军早有书信往来,此次,便是帮忙设局,捉住了“画仙”。



完.


(不定期删)

评论(4)
热度(9)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