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fgo】小憩(愉悦组+黄金三靶)

愉悦组+黄金三靶+微拉二闪+微骨科+微伯爵咕哒

国服迦勒底

沙发与猫

1.

拉美西斯二世的房间内是联通其皇宫大殿的魔法结界。

通常来讲,那是由控制室内的一扇小门联结。

即是说,只要推开那扇平平无奇的迦勒底常见银灰色金属门,就会看到金碧辉煌的庙宇式建筑,让人产生——自己的打开方式莫非有误,这样的强烈错觉。

石柱高耸,连接天宇般的穹顶。王座之上,镌刻着生着鹰翼的太阳圆盘。暮光之眼环绕着国王的名字;连枷和弯曲木的图案旁边,是象征着康复与保护的天空之神的眼睛。

若仅如此,未免太不宜居了些。

再加上迦勒底能源供应限制问题,被罗曼医生和达·芬奇禁令了不准将整座神殿移入控制室。

虽然对此非常不满,但只是说着“余的Master无力至此,真该感到惭愧”,其他事情也就按部就班地顺利进行了。

于是乎,逐渐逐渐,不宜居的大殿中,出现了类似于沙发、茶点小圆桌之类充满违和感的宜居家具。

特别是沙发。

——到处,都是沙发。

各种各样的沙发。

“给余制作更多被你们称为‘沙发’的家具吧。”

据达·芬奇亲所说,是被这样拜托了。

一开始抱着敷衍应付的态度,然而渐渐的把制作沙发当做了休闲和艺术创造,从形式大气的罗马式沙发到巴洛克风格,从十八世纪的精致风格到后现代的奇怪造型。对方又十分乐意接纳沙发,于是大殿内就出现了各式各样、颜色不同、款式多变、风格多端的各种沙发。

“为什么会需要这么多的沙发啊?”

后来才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偷偷豢养了无数只小小的宇宙斯芬克斯。

作为猫咪(大概),小斯芬克斯对柔软的沙发无比喜爱。

然而,在猫咪之外,也有其他人对这些沙发青睐有加。

 

2.

“前辈,找不到岩窟王,也找不到迦尔纳先生!”

“怎么?不在他们各自的房间内吗?”

站在转移室等候多时,按照往日的惯例,本该早就到来的两位英灵却不见踪影。

按理说,这两位从者都不是性格不靠谱的类型,之前也一直都会按时出现执行任务,并未出过这样的差池。

“嘛,AP还没有满,也不是太过着急,”这样说着,御主摆摆手,“我去找找看吧。”

在走廊上遇到了古老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Archer。”

对方一如往常,以冷漠的态度回以她一眼算是打过招呼。

“Archer是打算到哪里去?休息室吗?”咕哒子看到弓兵一身清爽的便服,便猜测道。

“本王可绝不会与那些杂碎在一起做一些无聊之事。”英雄王翻了个充满王者气息的尊贵白眼。

“哦……”事到如今好像也已经非常习惯这种对话模式了,御主摸了摸鼻子,继续搭话,“那是要去……控制室吗?或者说,就是,打算去太阳王那里吗?”

吉尔伽美什斜了她一眼。

“啊。Master。”

“这不是阿周那先生吗?”

果然,转角处站着另一个弓兵。

“你也是……”御主问到一半便合上了口。

阿周那面不改色地回答道:“听说御主最近经常为找不到迦尔纳而烦恼吧。我正打算去提醒他收敛一些。”

阿周那看了吉尔伽美什一眼,英雄王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于是三人沉默着走到了控制室,推开了拉美西斯二世的奇妙时空门——一般来说是不会上锁的,因为一个上锁的房间,哪里还有宫殿的气质。

 

3.

走进门,便看到太阳王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

他一只手支着头,察觉到有人进入结界,便微微睁开金色的双眼。他自上而下斜睨着他们,并未开口。

大殿内无比安静,连一只吵闹的小梅杰德神也没有看到。之前有几次御主到这里来寻找拉美西斯二世商量作战方案的时候,被梅杰德神们的各种舞蹈和小游戏弄晕了眼,然后女王尼托就会慌慌张张地上蹿下跳,祈求神明们放过御主。

此时尼托正坐在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座旁。她纤巧的少女的脑袋低垂着,轻靠在拉美西斯的一侧膝上,似乎是熟睡了。一只梅杰德姿态端正地踩在尼托披散的衣摆上,像一尊真正的神明雕塑那样,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她大概是太过劳累了吧。

之前的作战中,她持续出战了差不多一整周。

拉美西斯二世的结界对于她来说大概是最为安适的港湾。

于是御主点点头,也没有说话。

吉尔伽美什朝一个巴洛克风格的金红色沙发走去,翘脚坐了下来,迈步前不忘用手肘顶了御主一记。咕哒子捂住被顶到的肩膀,疑惑地摇了摇脑袋,才发现阿周那早已经目标明确地朝着一个灰色亚麻布外罩的沙发走了过去。她赶忙跟上。

那是一个看上去造型简约舒适的沙发,是背对着他们安置的。

因为到处遍布沙发的缘故,也就有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摆放方式。

咕哒子正想着,莫非那个沙发有什么特殊之处?还是阿周那身上自带所谓的“迦尔纳”探测器?忽然,她看到什么东西摇晃了一下。

——是尾巴。

狮子似的、末端有着绒毛的尾巴。

是小斯芬克斯啊。咕哒子想起来了。

怪不得!怪不得!

因为是猫——

仔细一看,各种沙发上到处都有抓痕。许多看上去十分华丽贵重的沙发也不例外,布匹被勾出了线,其中的填充物鼓胀出来,有的是洁白如雪的棉花,有的是品质优良的海绵和弹簧。如果被达·芬奇亲看到,恐怕会相当地生气吧。这是庸俗之人对艺术的亵渎——大概会这样说的,又或许不会。

因为是猫嘛。

 

4.

迦尔纳睁开眼睛,看到阿周那正垂头看他。

视线从沙发背的上方探出,盯着他身边的斯芬克斯看了一会儿,又重新与他对视,低声说:“你应该知道御主过来找你了吧。”

“唔。”他似乎并没有任何打算起身的表示。

阿周那软化下来,叹了口气:“你怎么也任性起来了……那两个王的影响力真是不容小觑。”

斯芬克斯悠闲地甩动着尾巴。

御主的脑袋也从沙发背上探了过来:“哇,真的是迦尔纳先生。抱歉,打扰到你睡午觉了吗?”

“从者并不需要睡眠。”阿周那语调严肃。

“是因为前段时间迦勒底短暂停电的缘故吧,大家的魔力消耗非常厉害,好像都很疲劳呢。”咕哒子苦笑着说。

这次两位从者同时开口了:

“不,没有那回事。”

“不,Master,我这就起来了。”

话虽如此,迦尔纳说完后,仍然依依不舍地抚摸着斯芬克斯星空颜色的脊背。

咕哒子制止了迦尔纳:“没有关系,你继续休息吧。”

“Master,不要紧吗?”阿周那问。

“不要紧。对了,阿周那也不讨厌猫吧?”

“不讨厌。但是……”

“没关系,我倒是觉得阿周那先生之前也加班太久,该休息一下了。”

“不,我可不会……”

“你不用和那个太阳王客气啦,他肯定很欢迎自己的大殿里多一个客人。也请休息一下吧。这些利用迦勒底资源制作的沙发就这样空置着也实在太浪费了。”

咕哒子说完,赶紧走开去了。不然,两位刹帝利英雄大概会和她反复争论很久。

咕哒子看到一个梅杰德神端着盘子,小碎步挪动,把盛着美酒的金杯送到巴洛克式沙发旁边。吉尔伽美什脚边正有一只斯芬克斯正在磨蹭他的脚踝。

吉尔伽美什虽然一脸冷漠而嫌弃的样子,但似乎并没有打算把它踹开。

他拿起酒杯,朝着坐在王座上的神殿主人举了举。

 

5.

“小猫……小猫……”

咕哒子轻声嘀咕,寻找着其他斯芬克斯的踪迹。

啊,找到了。

有两只斯芬克斯蹲在黑色沙发上。听到她的脚步声,便姿态慵懒地转过头来,朝她缓缓摇动尾巴。

“伯爵——”

“吵死了,Master。”

“嘿嘿,被我找到了。果然在这里。”

咕哒子绕到沙发正面,看到穿着白色衬衫的岩窟王躺在沙发上。他慢慢坐起身。一只斯芬克斯立刻轻盈一跃,跳到了沙发的空位上,于是他伸手抚摸它的脑袋。小斯芬克斯满意地抬起头,让男人抓挠自己的下颚。

“虽然说我觉得你们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不过看到这些场景,让我有一种自己是压迫下属的万恶公司老板的感觉,很糟糕的。”

埃德蒙笑了笑:“没什么不对。”

“好过分——”

“你该好好睡一觉了,Master。”

咕哒子心虚地摸了摸眼角:“黑眼袋很重吗?早知道起床后应该涂一点遮瑕霜,啊啊,太疏忽了,最近一直没有化过妆……”

“不,没那种必要。已经很累了的时候,就应当表现出来。”

咕哒子低下头,开始梳弄自己的刘海。这是她无话可说时常做的小动作。脸也莫名其妙地红了。

埃德蒙看着她,过了片刻,忽然叹了口气。

“坐下吧。”他用柔和的嗓音说道。

咕哒子点点头,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与黑色给人的冰冷印象不同,沙发非常柔软。身体完全被疏松如云的感觉包裹了起来——这就是沙发的魔力。另一只斯芬克斯优雅地踱步到她的胳膊边上,环绕一圈后,又踩上了她的膝盖,最后,心满意足地趴了下来。

“好温暖。”

困意袭来了。

“那就稍微……睡一会儿。”

“睡吧,Master,你很累了。”

 

6.

马修在拉美西斯二世的神殿里终于找到了迦勒底唯一的御主,那时候AP槽都已经快满了。

太阳王和英雄王正坐在沙发上小酌。两人很意外地没有发出大笑声(交谈甚欢,这种情况平时很常见,在两人喝酒之后就更是频繁),只不过偶尔低声交谈。女王尼托为两人斟酒,几个梅杰德神围绕着他们转圈圈,似乎在举行一场安静的宴会。

马修先找到了枪兵。找到迦尔纳的同时,也顺便找到了阿周那。

两位从者不知为何相对着躺在沙发上,沙发尽管宽敞,但是对于两个男人来说也还是太过狭窄了一些,曲起的膝盖相触。一只斯芬克斯趴在两人中间,舒展着肉呼呼的爪子,似乎睡得很沉。阿周那看到她,大概感到十分羞耻,但是碍于熟睡的小猫而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立刻撇开视线。迦尔纳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

——不,马修真的非常想说些什么。

可是这种氛围,仿佛她一发出声响就会成了罪人。于是她闭上口,默默走开了。

“啊,岩窟王……”

银发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那又是“别大声说话”的眼神。

马修放轻脚步。走近了,于是看到前辈橙色的头发。

御主倚在岩窟王的肩上。同时,她腿上躺着一只斯芬克斯,手臂底下又有一只,和她一样,深陷于温和的梦境之中。而岩窟王尽管醒着,只是沉静地坐在他们身边。

看到这幅场景,马修不禁微笑了起来。

各位,都辛苦了——在心中这样说道。

 

7.

“报告,控制室里有人聚众吸猫。”

浑身绘满图腾的安哥拉曼纽突然出现在灵子转移室,对干等了许久以至于开始偷吃甜点的罗曼医生说道。

真不愧是“此世全部之恶”啊。

匆忙咽下草莓蛋糕的罗曼医生只能在被噎到之余发出如此感叹。

 

 

END.

“我的种火!我的素材!我的QP啊啊啊啊!一格AP都不能浪费的啊啊啊啊啊啊!!”醒来后的御主如是哀嚎,吵醒了所有斯芬克斯。

小憩结束。

 


评论(10)
热度(47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