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宝石之国】永恒(肉姐弟)

骨科超短。王与王弟赛高!

小小一辆蛞蝓车


阿克雷亚兹看着自己的故乡。


残霞的血丝消融于深海,夜晚已经降临。

月光透过澄澈的海水照耀在此处。灰色的土地上生长着寥寥几株珊瑚,平缓起伏,波澜的纹路印刻其上,仿佛永无尽头。

“就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吗?”阿克雷亚兹背后的触手在海水中四处刺探。

阿德米拉皮里斯的王——温特里克斯斯,缓缓降临在海底的柔软沙地:“朕的王弟阿克雷亚兹,这就是我们的土地。不要因为曾被丰饶所饲养,就只看到了她如今的贫瘠。”

这是她的国土。

是他们的国土。

阿克雷亚兹看向他的王:“姐姐大人也变得贫瘠了。”

温特里克斯斯下意识地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紧接着慌忙挺直背部:“哪、哪里有变得贫瘠啊!”

“……有哦。”阿克雷亚兹面无表情地说着。他细长的触手朝温特里克斯斯伸去,环住了王纤细的腰肢,把漂浮在月光中的王拉向自己。

温特里克斯斯稍微挣扎了一会儿,用完好的那只胳膊支开阿克雷亚兹伸过来的其他触手。但那种抗拒是极其轻柔的。


她顺着海水的流向,在阿克雷亚兹有力的控制下缓缓靠近他。

阿克雷亚兹伸出手。她柔软的胸口容纳了他。

阿克雷亚兹的指上附有坚硬的甲壳,是冰凉的。

“贫瘠了哦。”阿克雷亚兹注视着她的眼睛。月光穿透她透明的躯体。

“会好起来的。”

她闭上眼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用她残缺的手臂拥抱住了他。

“只要你来了,朕的王弟,你来了,阿德米拉皮里斯就会复兴。”


阿克雷亚兹的触手拨开母贝下体重重叠叠的软足,找到了她的口。

他缓缓刺探进去。

她可以看到他的触手在自己体内慢慢前进,直至到达腹部。绞痛和欢愉也在告知着新生的孕育。

阿克雷亚兹环绕着她。

他们在韵律缓慢的洋流中漂浮。月光充盈在他们的肉体中。


深海内部辽阔无垠的寂静被打破。


阿克雷亚兹使她受孕了。

她看着她的王弟,微笑起来。她以前总觉得他还是个孩子,可现在他竟是父亲了。她知道阿克雷亚兹终究会成为父亲,因为她原本就是为此才需要他的。肉者重复着欲望的缺失和满足,汲汲营营。

温特里克斯斯即将履行王的责任,成为族群的母亲。

他们的阿德米拉皮里斯将重新诞生,统治这片海域。

“姐姐大人,笑了。”阿克雷亚兹露出孩子似的淡漠而温柔的神情。

他淘气地松开她,让她缓缓下沉,又伸出触手,让她用那条仅剩的手臂轻轻抓住他。


美丽的王微笑着,在她的国土上轻盈地旋转,顺着水流将这份喜悦送向没有尽头的大海深处:“肉体的快乐将永远延续下去,成为永恒了。阿克雷亚兹,那是我们的孩子,那是我们的孩子的孩子的未来——那是我的愿望啊。那是肉之者的永恒的愿望啊。”

 

 


Fin.

 

 


评论(10)
热度(168)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