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良犬

11.11快乐,写着自己一个人开心,真的非常切题了

妖怪设定,欢迎大家来葫芦世界一起玩

“可是你看,大叔我这么多年都是那个什么来着,单身某种动物。”

“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单身狗,哈哈哈哈……”

我看着后辈躺在自己的床上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个不停。终于放下心来了。

当然了,本来,在十一月十一日这天,全世界单身汉加在一起原就远远大于有婚人士和有伴侣人士。但是这话由我说出来就是特别搞笑。

真业终于坐起身,开始准备写论文。

真业是一只狐狸。好像他们种族就不存“单身”这一状态,不过也只是大多数时候而已,比如现在,当情侣正在双双抢购情侣用品时,真业坐在我租用的小公寓里准备写期末论文。

据说真业的前一个女朋友是一只猫——啊,虽然我和真业的关系很好,但也只是听说而已,因为真业一谈起恋爱来几乎没影,而且,真业也并不热衷于谈论自己的伴侣,充其量只在言语间偶然提起。因为真业很漂亮,又很柔和的缘故,他提起旁人来总都像是在轻抚着花蕾一般。

所以,还是从别人那儿听来,这次真业找了一只母猫。

不过,分手这件事总算是真业亲自告诉我的。

据说当时的情况如下: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真业这样问。

“从我上上次发情期到现在。”

“上上次……是春天的时候吧?”

“你想和我分手了?”

“那倒不是。”

“那倒不是?哈哈,你是打算光棍节之后再把我甩了吗?”

“我没有说这种话。”我大致能想象出真业说这话时候的神情,温和真诚但是又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们不合适。”于是那只猫说。

“好吧。”真业说。

讲到这里,真业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上去非常无故。但是我同样大致可以想象到,原以为会获得挽留的猫女孩内心是如何在不满而震惊地大声咆哮。

真业每次都是这样和别人分手。

“我们不合适。”

“好吧。”

“分手算了。”

“好呀。”

“你是不是觉得厌烦了?”

“没有。”

“可是我感觉你没有那么爱我。”

“真的吗?”

“……”

“我倒是没有留意到,我做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了吗?”

“我不……你看,你没有反驳。”

“没有反驳什么?”

“我说你不够爱我。”

“你确实那么说。看样子大概确实是我无法让你满意吧。”

于是分手。

“你活该得和我这样的一个大叔一起庆祝单身节。”我做出如此评论。

真业是大学后辈,比我小五岁,我是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和真业认识的。那时候真业敲开我的门,问能不能教他打电玩。第一印象,就是这家伙真是不一般。首先,真业非常好看,不仅仅是脸,也不仅仅是瘦高的身材,他就是哪里都很好看。

第二,他不是纯种人类。他是一只狐狸。

第三,他很可爱。声音温柔,语调柔和,性格介于开朗和内敛之间;爱笑,待人坦诚直率,在聆听他人言语时从不分神,能够让倾诉者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最重要”。

真业往后一倒,抱住我的枕头:“去喝酒吧?”

“论文。”

“不急啦。”

“……”

“我认识一些可能愿意出来玩的妹子。万一有大叔喜欢的那一款呢?”

“嘛,出去玩可以,但不喝酒。”

“行啊,”真业一打挺坐起身,“去玩吧。”

决定去逛城西的周末夜市。

在卖大朵大朵棉花糖的摊子前面,站着一个看上去非常可爱的小个女孩。真业朝她挥了挥手:“小其。”

“啊,真业。”她露出腼腆的微笑,脸有些红。

“等很久了吗?”

“不,没有。”她摇摇头,转而看向我,同样露出笑容,然后微微低下头。

戳中红心了。这还真是我喜欢的那一款。

而且——

“您也是呢。”她盯着我说。

我点点头:“您也是。”

“真业说过他带让我觉得亲切的人一起出来玩,果然是真的!那个……”她看起来似乎确实很高兴,“请多多关照。”

真业倒是没有和我提起——我这样想着,稍微瞪了真业一眼。真业吐吐舌头。

说是约女孩子出来,结果好像只有这个女孩。

真业说着“啊啊,真不知道另外那个家伙是不是又迷路了”,然后走了开去。

“我去找找看,你们两个先去逛吧。我听说今天有轮滑表演。”

两个人并肩而行,沉默总是有些尴尬。

我随手从摊子上拿起一个圆球,仔细一看,发现竟是龙鸟的蛋——银灰色、带有游龙纹路的壳。古时候,人类因为喜欢以龙鸟蛋为装饰品,几度令龙鸟这一妖物濒临灭亡。不过现在龙鸟已经收到了完备的法律保护,再说,现在的龙鸟父母都是正正经经的上班族,养育孩子的方式和哺乳动物人类差不多,也就鲜少会再出现鸟蛋被窃的事件。

我随手拿起什么东西,本是打算为两人找些话题,但是还没开口,摊主立刻大声做起了推销:“这可是真正的龙鸟蛋。”

“不可能。龙鸟几年才产一个蛋。”我说。

“对呀,所以才珍贵嘛。你这样拿起来摸了,给弄坏怎么办?”

“哪里啊,不会有问题的。”

“这可是龙鸟的蛋耶,普通人不能随便碰的!”

我们二人不紧不慢地吵了起来。

在夜市上,随处可见像我们这样发生争执的卖家买家,都是一副慵懒无聊的样子。

小其慢慢凑过来,听我们乱七八糟的对话,冲我眨了眨眼睛。

她摘掉头上的帽子。耳朵竟然没有变成人形,是一对卡其色的毛茸茸的下垂犬耳。她煞有介事地盯住那个蛋,抽了抽鼻尖,然后开口道:“我可是狗哦,闻一闻,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说着,还抖动自己的耳朵。

摊主看到她的耳朵——铁证,立刻没了脸色,举手投降:“算我倒霉,这是陶瓷做的蛋啦。送给你们玩好了,拿去拿去。”

小其笑嘻嘻的,把蛋揣进口袋里。

“那个……说来惭愧,”继续朝前走时,我压低声音对她说,“我没有闻出来。”

“我也没有,”她摊开手说,“我哪里闻过真正的龙鸟蛋啊。”

“唔……”

“前辈你果然和真业说过的那样,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好人’。”

能够毫不做作地在日常生活中说出“某某人非常可爱”的男人,大概也就只有真业了。

我机械化地摇了两次头:“不,只有今天,我实在不太想收到好人卡。”

“嘛,我也是。”

“小其也经常被说是好人吗?”我开玩笑问道。发现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聊得痛快起来了。

“是哦。大概因为我们这个种族的天性如此吧。”

无法反驳。

“真业就不一样。”她突然轻声说。

“怎么不一样?”我当然知道真业同我们是十分不一样的。

“真业是狐狸。”

“嗯。”

“很漂亮。”

“对。”我点点头。

“虽然真业是特别的。”

“你是指,作为狐狸,不够骚吗?”

她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又严肃地回答我:“真业真的很好。”

“很好……”这种口吻,和“你是好人”拥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很好的。你看,他很温柔吧?我们社团里有一个同级的孩子,是山鸡呢,连她都特别喜欢真业,说真业是温柔的人。对了,真业总说,前辈你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我那时候就在想,被一个温柔的人称之为温柔的人,那样的人,究竟是怎样好的一个人呢?后来我听说我们是同类,高兴之余,也就想到——怪不得。”

“‘怪不得’。”我缓缓点头。

我看到她的脸又有些红。

“你喜欢真业吗?”我问。

她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诶?那、那个……”

啊,我明白了,我又失恋了。

我把这种心怡对象瞬间出现又瞬间丧失的情况称为“猝然失恋”,我之前曾听一个和真业相同部门的学弟说过,和真业长久待在一起,便常常会遭遇到这种糟心的情况。我今天倒也难得碰上了一次。

我把手插进外套口袋里,慢慢往前走去。于是女孩也慢慢跟上来。

“真业说的轮滑场地,是在前面吧?”

“嗯。”

接着便沉默着前行。

有一只孔雀在出售自己的羽毛,竖起的纸板上写着“贩卖失去的恋情”;有一个看起来神神道道、不知是人是鬼的摊主在卖水晶球,据说通过黑色粉片的多寡来占卜,可以看到自己未来的情人面貌;卖粉蓝色和粉红色的成对棉拖鞋,卖亮晶晶的玻璃发卡,卖古董和男士内裤……

“啊!那是真业——”站在稍后一些的女孩突然伸手指了指前面。

“哪里?”

目光未及,鼻子倒是先闻到了。和平时的真业不太相似的气味,但确实是真业的气味,还沾着我家被子上洗衣液“幽白香兰”的那股甜香。

“在那里……”小其举起手指过去。

我看到真业趴在一家小商铺低矮的屋檐上,头顶着一片叶子。很多人路过的时候会举起手摸摸他的脑袋,他就发出“唧唧”的狐狸撒娇时的叫声。还有人给他豆腐吃。

真业是一只美丽的红色狐狸,像秋枫和火焰,像狐仙的石像复生,降临在灰色的、矮小的夜市屋檐上。

感觉就像看到自家孩子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始大声唱歌跳舞表演才艺一样,我赶忙朝真业走过去。他看到我,低下头来,也不说话。狐狸的眼睛很魅,嘴角总是往上勾出笑来。他把头微微扬起,露出下颚让我挠。他好像有点喝醉了。

我踩上不知谁放在店门口的一把破塑料椅,抓住他。真业没挣扎,只是发出轻轻的叫声,还是不同我说话。

我把他抱下来,他就爬到我的肩膀上。

小其伸出手,好像很想摸一摸真业火红色的油亮皮毛,但又不是那么敢做。人可以碰碰人,但狗去碰狐狸,就总是觉得不太礼貌。

真业甩了甩尾巴,将头顶在小其的掌心里拱了拱。

小其发出欣喜的惊呼声。

真业总是这样的,谁都可以摸摸他,沾点他的美丽,占点他的便宜。他都不会说什么的,他都好似是很愿意的。

我们三个在熙熙攘攘的小街上游荡、闲逛。小其的脸颊一直是粉红色。

狐狸那尖尖的吻部凑在我的耳朵边上,发出了真业的好听的声音:“大叔,我觉得你肯定喜欢小其这种类型的女生。你倒是多和她说说话呀。小其的本体也很可爱,是一只卡其色的小型犬……”

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顺势把真业从肩上揪下来。狐狸的本能让他团成一个随时可以舒展四肢逃走的球形。我当然没有把真业摔开,相反,我把真业搂进怀里抱着。像我们这类皮毛丰厚的动物,用来暖手再好不过了,远远胜过一个人形女友——啊,当然,只是现在赌气这样说。

小其投过来无比羡慕的目光。

我叹了口气,对着头顶那片狭窄的、被城市灯火染成粉色的天空自言自语:“大叔我,果然是一匹良犬吧。”

真业毛绒绒的尾巴扫过手臂,小其看中了一个树叶形状的发卡,霓虹灯乱哄哄地闪起来,轮滑广场上开始播放分贝颇高的hip-hop。

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完.

各位,狗节快乐。

评论
热度(3)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