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夜半(印度骨科)

近日心情抑郁,于是吸骨科_(:з」∠)_

这篇是小伙伴们点的迦周,点的人很多,就不一一艾特了。

很短。

娜娜子女装,拉灯,无事发生。

阿周那开门后,迦尔纳发现他居然戴着纱丽。

水蓝色的纱丽,缀以星空颜色的宝石,用金线和银线织出长河。

他还佩戴着纤巧精致的耳环,头发绑成长辫,垂到臂弯里,贴着手腕而下。

换在从前,这幅装扮恐怕能让迦尔纳只看一秒,气上一整天——想当初阿周那打扮成女人,在战场上独自挽弓击退了难敌的大军……真是耻辱,奇耻大辱。

不过现在,迦尔纳只是稍稍惊讶了片刻。

“你来做什么?”阿周那并不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甚至态度平和。

“我听御主说今天你们出战的时候,掉落到了古印度。”

“确实如此。”阿周那点点头,耳环与星宇般的纱丽一同摇晃起来。

他眨了眨眼睛,看着阿周那。

阿周那与他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说:“这是Master给我买的。说一人一副,还问我你要不要。”

“……”

“放心,我说你不要。”

不知为何好像确实是松了一口气。

阿周那了然地看着他。

一般来说阿周那都会皱着眉看向他,一副“实在弄不懂这家伙究竟想做什么的表情”。出战的时候,他想要包围敌人,阿周那自然就会在另一侧拉开甘狄拔,他们战斗很有默契,但阿周那总是会在之后发表意见:这里何须要包围?你在前面而我在后辅助就可以了——总之,到底有许多分歧。

因而今晚似乎是十分特别的一晚。

“不管怎么样,进来坐吧。”阿周那一只手提着纱丽的边角,像是把一片夜空挽起来,像是舀起暗夜里倒映着星河的一片恒河水——一面微微朝后退去。

这个微小的动作让迦尔纳想起自己的母亲。生他的母亲,和养他的母亲。

但也正说明阿周那十分熟悉女人。因而他的扮演,才会让迦尔纳的心中反映出无数美好女子的倒影。

“怎么了,想过来问问我掉落在哪个时代吗?”阿周那跪坐在地上。

阿周那把自己的房间装饰得很漂亮,用羽毛和蛇眼为摆设,今日还加上了不少从印度带回来的饰品——甚至有一朵睡莲飘在陶土盆中。

迦尔纳点点头。

“是比我们所处的时代要更为完备的王朝。”

“孔雀王朝吗?”

“第三任国王,阿育王。”

迦尔纳的脑海中很快反应出了被圣杯灌入脑海的知识:“他信奉佛教。”

“没错,是一位仁慈的王。不过我们到达的时代是阿育王执政前期,他暴虐无度,穷兵黩武,是所谓的‘黑阿育王’时代。”

阿周那低头把绒毯上的骰子拾起来。

迦尔纳想象出一幅场景:御主大喊一声“这种事情不能忍!”,然后披着纱丽、带着耳环的阿周那挽弓拦开阿育王的士兵们。

“你这次出战真应该和我们一起去的。”阿周那很难得这样说。平日御主把他们编排在一起,阿周那总是没什么好脸色,“我们还去参拜了苏利耶。”

“父亲……”

“在阿育王的时代,神明已经很少现世了。”

迦尔纳点点头。

阿周那把骰子递给他,他伸手接过来,抛在画有图案的绒毯上。

数字不大,也不小,投在白象的腿上。

迦尔纳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幅摩西尼与湿婆在白象上相拥交合的地毯,雪山女神在一旁的雪山中浮现,双手合十,唇角带笑。

“这怎么……”

“是因为Master很喜欢这个故事,就买回来了。”阿周那回答道。

迦尔纳看着阿周那从象腿上重新拾起骰子。阿周那把指尖染成了红色。

“我觉得这个故事属于Master口中的‘十八禁’。”迦尔纳不赞同地说。

“毗湿奴幻化为美女摩西妮,用计杀死了修罗。湿婆却央求毗湿奴再次化为女身,让他看清幻化的过程,但湿婆却因为摩西妮的美而失去理性,追逐着她,又……”

迦尔纳一把抓住阿周那的手。

阿周那手腕上的一串镯子发出脆响。阿周那看着他,缓缓放松手指,骰子落在地摊上。

“别讲了,”迦尔纳说,“我知道那个故事。”

阿周那笑了起来,向前挪动身子,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掐住迦尔纳的下颌,将他的脸抬起来。

“那你说,我与你应不应当效仿一下我们的上神?”

迦勒底的电子表一格一格规整有序地跳动着,在遥远的时空里,象城之顶的大钟吐出沉默的余音。

睡莲在后半夜缓缓绽放。

 

 

 

END.

 


评论(10)
热度(134)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