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君侧(梅闪 开车)

感谢大家给我的欧气,十连双黄,梅老师爱我!可惜贤王还是没有来,许愿许愿许愿

点文活动抽到的是梅闪,我脑内改动成了梅林C闪的车……

总之,我来还礼了。

肉不算香——感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年车速200的老司机了,难过_(:з」∠)_看样子需要多加练习、精进车技


王啊,为了拯救这个乌鲁克,为了拯救那最后的希望,为了拯救堕入深渊时人们的目光,为了拯救那最后的御主……

在这个时代,您可以安睡了。

——他似乎永远站在一位王的身边,经历着送别。

这当然毫不奇怪。因为他是一个观测者,囚禁在阿瓦隆,通过一条缝隙,确保人类的梦境不会陨灭、确保自己永生。

梅林从花海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并不是被包裹在浓郁的花瓣中,这里也看不到从阿瓦隆中望出去的那无边无际的粉红色与粉橙色的天空。

那位人类最后的御主,橙色头发的女孩,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这实在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他自己也觉得教授魔法课程格外无聊——怎么不是罗曼来做这些事情?好吧,他很忙。原本是埃尔梅罗二世定期给藤丸立香这个三流魔术师在补习,可惜那位天生一张老师脸的英灵已经快要过劳死了。

他辅佐完一整天的战斗后回到迦勒底,被那位年轻的亚历山大大帝扛回房间休息。

于是只好由另一位魔术师(而且,不太好意思地说,还是冠位),来教授今日份的课程。其结果则一目了然。他先睡着了,然后御主也睡着了。

梦魇混血也会因为无聊而睡着的——何况与之产生联系的御主同样昏昏沉沉。

“你们在干什么呢,愚民。”

哦哦,这是——

“吉尔伽美什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这么快地进入状态,他把一只手轻轻放在御主头上,另一条手臂向一侧展开,展示他们面前这张桌子上的各种魔术图纸,“您也看到了,我们在学习。”

“所以学习,就是睡觉?还是说本王应该称之为冥想吗?”

另一位冠位caster,此刻相当不满意。

然而非常有趣的事情是,御主压根儿没打算被惊醒。她睡得昏昏沉沉,俨然一副脱离人间苦海的幸福模样。

三流的就是三流啊。

梅林慢慢起身,让藤丸立香枕在沙发靠枕里,继续睡下去。他想了想,又用潇洒而夸张的方式变出了许多花瓣盖在她身上。

要说迦勒底有哪一点好,大概就是无论把御主扔在什么地方,都大可不必担心。

她太珍贵、太美好、太难得,收获的信任也太多太多。

“我猜会有人来收尸的,如果是红色弓兵固然很好,但伊夫堡的幽灵现在简直是准男友。”梅林一边调侃,一边缓缓走出房间,来到走廊上。

金色头发的乌鲁克王抱臂打量着他。

他于是笑眯眯地开口:“我猜你并不是来找御主的?至少本意不是?”

第一次是在乌鲁克的王座上。

他作为参谋官,在那天夜晚的最后一个时辰找到刚刚清闲下来的吉尔伽美什王,向他汇报最新的战况。

吉尔伽美什送别自己的大祭司,然后没好气地等着梅林通报最后的工作。然后他会回房间,或者就坐在这里小憩片刻。紧接着曙光就将到来,而魔兽也依然不知疲倦地冲撞着那宏伟而残损的城墙。

星光从干燥澄澈的天空遥遥照射而来。

这个时代已经无法观测星象。

星辰的轨道破碎凌乱,成为真正的美妙布景,而不由人去猜测其中深意。

辅佐这位乌鲁克之王,让他回想起使得“梅林”之名留存于人类历史的亚瑟王的故事,他辅佐那位少女、那位骑士之王……在短暂分神之后,他回过神来,当然并不惊慌,好整以暇地等待吉尔伽美什的责怪。

不过那位王并没有开口。

梅林站在他的王座旁,手指伸展着,正准备高谈对于南方森林的看法,而他说着说着就走了神,至于对方,也显然并不用心。那位王正在捻动他的一缕头发。

“王啊,这是梦魇与人类混血后所得的颜色。”他微笑着、毫不感到尴尬,就好似每天都有人像摸凯西·帕鲁格似的抚摸他的头发一样,当然,事实并非如此。硬要说的话,阿尔托利亚小时候确实有段时间执着于收集他掉落的头发,还曾经用它们编织手环——处于迦勒底的Lily似乎还持有这份记忆(当然是通过观测得知的)。

“既然无话,就退下吧。”那位王冷漠地说。

“真是无情呀。”梅林不禁感叹。

话虽如此,吉尔伽美什并没有松手,因此他也没有挪动脚步。这个行为竟然换来一个瞪视。好在他已经对这位冠位同行的脾性习以为常了,因此也就只是回以微笑。

“如虹般的白发。让人联想到举世罕见的宝藏。罕见即为稀有,稀有即为珍贵。”

这句话换来他的片刻沉默。

“王,如果我是生在您的时代的女子,或许真能成为您王宫中的财宝。可惜,一是我并非人类,而是我并非女子,三,现在不是属于曾经您的繁荣的乌鲁克了,而是穷途末路之际。”

“你无须教育本王。”吉尔伽美什看上去相当不快。

“但我可以效劳。”他又补充道。



全文走这里

评论(40)
热度(395)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