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菠萝饭

在清晏得到食道肿瘤复查结果后,她开始学习做菠萝饭。

每天,用半个菠萝做菠萝饭,成为她的日常。

菠萝饭有甜味和咸味两大类。清晏喜欢甜的偏多些,但也不讨厌咸味。

好的菠萝饭,菠萝很重要,米也很重要。

口味、芳香,自不必说。

她努力练习,做到最好。

清晏是她的远房表姐,比她大两岁。

在她来到这个城市读大学,并与清晏同居前,清晏的母亲与她见过一面。那时候吃了一顿饭,说了许多话,大意是,让她好好照顾清晏。

“看到她的衣服没有洗,顺便也帮她洗了吧。她吃饭不规律,经常因为懒,就不吃东西。希望你能按时三餐,在厨房里做做饭,加上她的那一份。清晏,脾气不好,你让着她一点。她有时候说话难听,你也别介意。对了,虽然给她请了保洁员,每周打扫屋子,但如果你有时间,方便的话,帮她整理整理……”

如此种种,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是要变成表姐的保姆了。但她只能一一点头,因为她是寄人篱下的那一个。父亲再婚,母亲生病后,她从来没有太多选择。

那顿饭,清晏不在场。

清晏在这个富有的家庭中,处于一个古怪的位置。

清晏不是大家闺秀的脾气,这她一早听说了。真正和清晏成为室友以后,她意识到清晏有多么不讨人喜欢。

她到清晏公寓的第一天,清晏从房间里出来,打了一个招呼。

清晏看起来刚刚睡醒,揉搓着头发,打着哈欠。刚与她一照面,便说:“听说你会给我做饭。”

她感到胃里翻腾着炽热的苦水。但她还是只能点头。

“我要吃菠萝饭。”清晏说。

“菠萝饭?”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出去买个菠萝吧。出了小区门右拐的那家水果店。水果店的卡应该是……应该是在门口鞋柜上。”

她看向鞋柜顶,那上面杂七杂八放着各种东西,从废纸团到几管水彩颜料,从粉底液到丢了盖子的口红。她找到水果卡,去外面买了一个菠萝,然后打开手机,按照网上所查到的菜谱,准备制作菠萝饭。

她在厨房的组合柜中找到放米的抽屉,里面一粒米也没有。

她才发现,盐也没有,糖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冰箱里放着半块披萨,半个西瓜,一盒拆开的苏打饼干。

她把那盒饼干拿起来,走到清晏的房门前,敲门。

清晏开门后,她用力将那盒苏打饼干朝里扔,扔在了清晏乱糟糟的床上。她抱住头蹲下身,哭了起来——昨天是母亲的葬礼,明天是开学典礼,今天她坐了六个小时火车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在陌生的公寓里,被陌生的女人耍弄。

她哭得那样厉害,而清晏冷笑了一下,转身走回房间里,把沾上苏打饼干屑的被子拿起来砸在她身上:“你弄脏的,你去洗。”

 

清晏在有名的美术学院就学,修习的是那所大学最出名的纯艺术类专业。

但是自从她入住以后,她从没见过清晏去上课。

那天因为勤工俭学,在图书馆闭馆后才回到公寓。她用钥匙开门进去,看到清晏坐在客厅里,从一个保温桶里舀粥吃。

“回来得真晚啊。”清晏咬着勺子,看向她。

“这是……阿姨来过了?”

“妈妈还问你怎么不在。”清晏笑了笑,“放心,我说你平时都有给我做饭吃。”

她一时无话。

清晏拍拍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她坐下了。清晏的粥里有各种添料,鸡肉丝、海参、人参须、鱼翅,一并煮得软糯。

“我说你也真的倒霉,被妈妈打发到我这儿来。是的,我的脾气本来就差,生了病以后,更差了。我讨厌身边多出一个人。但妈妈说你在这儿读大学,需要住处,我想着,你来就来呗。抱歉啊,虽然原本是觉得,你来就来。可你真来了,我又找你麻烦。”

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清晏接着又说起话来,她今天似乎格外健谈:“去年在国外做了切割手术,半年前复查结果挺好,我就回来了。但我依然不想去大学,我不想见同学、不想见老师,不想见以前的朋友,什么人都不想见。我怕死,你知道吗,我怕死。因为害怕而什么都不敢做,确实荒唐——但我就是,害怕得不得了。今天又去医院复查了,结果还没出,我他妈站在那仪器前就想吐。”

“切割手术?是什么的手术?”

清晏看着她,笑容挂在唇梢,干干的。

“食道肿瘤切割手术。他们没和你说?”

 

清晏本该去取复查结果的那天,她在学校图书馆工作时,被翻倒的书架压在了底下。胸口疼,呼吸里带着血腥味。

老师给她的监护人打电话。

赶到医院的人是清晏。她才知道原来监护人电话,记的是清晏的号码。

清晏是暴脾气,向老师和医生询问她的病情,几乎像是在和他们吵架。

一处肋骨轻微骨裂,索性没有折断、伤及内脏。说是不必住院,三天后疼痛减轻,很快就能开始正常生活,情况理想的话,四个月左右可以痊愈。

清晏松了一口气,她的粗暴是很率真的,转身便不再去理会那些老师。她走到她的床边,冲她笑了:“既然要勤工俭学,你不如早点回家给我做饭吃——我给你钱呐,我养你呐。看看你把你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外面打工还不够,在图书馆里闹出幺蛾子来。”

她不知说些什么好。

她总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啊,对了,我今天还要去取复查结果。”清晏问她,“要过来接你回家么?”

 

清晏没有来接她。

实际上等她回到公寓的时候,清晏都还没有回来。

她点亮玄关和客厅的灯,再点亮厨房的灯。

她回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的水果店买了一个菠萝。

她将菠萝对半切,挖出果肉切丁,浸泡在盐水中待用。洗净葡萄干、浸泡枸杞,把糯米和大米按照四比六兑,加入白砂糖和水。她坐在客厅里,等着米饭煮熟。

半个菠萝,里面塞满米饭、果肉。

清晏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夜晚十点了。

她和她打招呼,清晏一语不发,回房间里去,锁上了门。她听到里面传出砸碎东西的声响,还有令人心惊的哀嚎和哭泣。

第二天她去上学前,敲了敲清晏的门。

里面没有响动。

她放学回家的时候,清晏的房门开着。她看到里面依然是乱七八糟的混乱模样,却少了许多东西。地上有一只碎裂的花瓶、一只碎裂的水杯,甚至还有好几副被撕碎的画。清晏离开了,留下一地残迹。

她打开冰箱,看到昨晚用保鲜膜塑封起来的半个菠萝里,少了一半米饭。

冰箱上贴着纸条。

是清晏留下来的字:

菠萝不好,酸苦;米饭太硬,不够甜;我不喜欢枸杞。总之,难吃死了。等我回来,我要吃到好吃的菠萝饭。

 

她整理屋子,洗衣服,做饭。

每个月,都有一笔钱打进她的卡里。她知道那是清晏给她的,是“回家做饭”的钱。

每天用半个菠萝,练习怎样做出“好吃的菠萝饭”。清晏究竟喜欢怎样的味道?她并不真的清楚。她等着清晏回来的时候,一边吃一边告诉她,好吃或者难吃。

她在大学里结识的每一个朋友,都尝过她做的菠萝饭。他们都说味道很好。但是,她依然不知道,清晏会不会喜欢。只有清晏喜欢,她才会觉得,自己交出了一份好的答卷,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

收到清晏自杀消息的那一天,冰箱里还剩下半个菠萝。

说是,清晏从三楼跳下去,直直头颅坠地,当场死亡,没有多余的痛苦。

她把那半个菠萝丢掉了。

她菠萝过敏,并不能吃。

远在异国他乡,那个爱吃菠萝的女孩,已经将自己变成血肉模糊的尸体。因而她终究不知道,自己用那些半个半个的菠萝构筑而成的每一天,究竟有没有,得到一个姑且算是美好的结果。

她没有机会说“抱歉”,也没有机会说“谢谢”。

随着最后半个菠萝落进垃圾桶,故事已经结束。




评论(1)
热度(7)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