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精灵的烟斗

主题是“戒烟”,然后写了这玩意儿,我大概也是为了不落俗套无所不用其极了。


精灵苜蓿用烟雾占卜。

只要谁能找着他,他就为谁占卜。所以随着隔壁村镇的扩大,他与人类几乎只有一(灌木)丛之隔了。后来他选择往森林中心挪了两三里,不过那时候他已经自然而然变成了村镇的一员,经常会有小姑娘在路过时给他送上一捧野花、一捧野果,然后询问自己会嫁给怎样的人。

至于到底能嫁给怎样的人,女孩们大多问的是外貌是否英俊。但说实话,是否英俊这件事,很难从烟雾缭绕中知晓,倒是时常会看到往后岁月蹉跎,无穷无尽的呵责与眼泪。但苜蓿是个善良的精灵,他最后将烟嘴挪开时,总是含含糊糊给个祝福。

就这样,老实而无私的苜蓿抽着烟斗,度过了自己的第五百个月亮年生日。也是那个夜晚,苜蓿见到了龙。

那是一匹通体漆黑、眼瞳灿金的龙。双翼掀起林木的叶浪,鼻息吹开苜蓿盖在肚皮上的草织被。

苜蓿一睁开眼睛看到龙,就感到自己那颗树木根须般永恒寂静的心脏开始砰砰跳动。其中自然亦混合有面对古老凶兽的恐惧,但更多则是对于巨龙美丽的赞叹。

龙开口了,问他格登之王的宝藏被埋在何处。

精灵回过神来,慢吞吞地起身,慢吞吞用细金属丝清理烟管,慢吞吞翻找烟草,慢吞吞装入烟草,最后,慢吞吞找出火柴……龙张开口,用喉中吐出火苗,点燃了他的烟斗。

苜蓿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吐烟时,却突然停下来说:“占卜可能不准。”

龙趴在他面前。这个森林对龙来说太小了,看得出来龙愿意在此匍匐,已经很是隐忍。

龙对财宝的喜爱,那是众所周知的龙之本能。

精灵终于吐出了烟雾。在月光下,精灵眯着眼睛寻找答案。

最终他挪开烟管,轻声说:“北方的……严冬岭。”

龙展翅离去前,精灵又慌慌张张补充道:“占卜可能不准的!但、但你可以再来找我。”

三个月后,龙再次造访。

这次精灵说,财宝是在西方的独角兽森林。

三个月后,龙再次造访。

“占卜精灵,独角兽森林只有古精灵王的小银库,没有格登之王的黄金宝藏。”

于是他再次慢吞吞地占卜。

是的,他也不甘心啊!因为他在烟雾中只看见一片混沌。混沌是无尽,是空白。他宁愿那是占卜偶尔的出错。因此他尝试第三次。

依然是空白。

龙的烟雾中,没有任何他物,只有无尽的孤独,更妄论会有精灵的半片影子。

“南方的……碧崖湾。”

正如精灵所想,三个月后,龙再次造访。这次龙看起来可就像是要发怒了。

但是龙注意到了精灵比往日更加迟缓的动作,以及更为灰暗的悲伤面容。他的尖耳朵耷拉着,发亮的透明翅膀拖在身后,眼里似乎随时会冒出泪水。

“小家伙,你怎么了?有谁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是人类?还是狼人、吸血鬼?”

“什么小家伙,”他哭丧着脸反驳,“我今年已经五百岁了。”

没想到龙说:“哈哈,我今年六百岁。”

精灵为龙做最后的占卜。

他询问格登之王的宝藏——其实也是第一次询问,并且得到了答案。

“东方的黑岩山。”

龙展翅离去。

精灵知道,这一次龙不会再飞回此地。因为格登之王的宝藏就在那里。他的烟雾占卜是从未出过错的。

龙走了。

精灵坐在森林里的空草地上,抬头望着月亮。

他因为不甘心,占卜了三次而无果。他占卜的是龙的心之归属。三次,每次都是混沌与空白。老实无私的精灵做了五百年来的第一件蠢事、撒了三次谎,好在最后虽然无所得,但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精灵的心悸已经平息,他再度化为平静的草木,融于星光与夜风。

一百年后,精灵抽着烟斗度过了自己的六百岁月亮年生日。也就是在那天,一位勇者造访了用烟雾占卜的精灵。

勇者说,自己要去屠龙,问他何处有龙。

“我听说有一条龙,在严冬岭踏平了铁矿镇,在独角兽森林霸占了古精灵宝藏,在碧崖湾扫平了千艘渔船……总之那是流传百年的恶龙传说啦,我想知道那条龙在何处。我要去屠龙。”

想来龙当年也是六百岁。此前的六百年龙籍籍无名、平静度日,只是想要找寻一个宝藏洞穴为巢窟。然而却辗转去了北方的严冬岭、西方的独角兽森林、南方的碧崖湾,好巧不巧在传说中化为了有名的恶龙。

精灵不觉心虚。

他呆立许久后,对勇者说:“我早就戒烟了。”

“什么?”

“是真的。”

勇者哑口无言。

精灵转过身,假装在草丛里摸索。他从怀里取出陪伴了自己六百年的烟斗,折做两段,转身给勇者看。

恍惚间,烟斗里似乎还残留着一百年前龙喉中吐出的火苗,余温吹到他的指尖上。

勇者哀叹不已,无功而返。

精灵坐在草地上,待到月色明亮、夜风吹拂时,他终于抹掉眼泪,决意离开这片森林。

往哪里去呢?

他问自己。

或许会去东方吧。

 

 


评论(4)
热度(27)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