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开了一个爱发电,以后或许会时常在那里玩,这边的安排就再说了,葫芦世界那边应该还会待下去(且休休)。爱发电也放个链接,欢迎大家来,且休休(这是我比较常用的笔名,其余还有管熠、柩物等等名字)


然后说一点毫无逻辑乱七八糟的意识流系心里话:

如果关注我有一段时间的小伙伴,应该会发现我并不时常吐露想法或者是记录一些自己的生活——性格使然吧。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表达,只会写小说,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最近开始总是觉得很累了。

LOF的商业化与我本人的“商业化”,都逐渐让我觉得自己和以前在心理状态上十分不同。或许也有成年后的独立压力,我从小就很希望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小时候不好好学习时被父母说“过了十八岁就不会再给你钱了”,虽然不是很相信(其实也确实是假的),但让我对钱产生了焦虑感,始终不很洒脱、不很艺术。说起来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宣布自己想要写小说,妈妈答应写满一千字给我五十块。五十块钱是拿到了,不过那篇小说最终理所当然地没有写完。毕竟才三年级。

到现在,经历了玛丽苏同人长篇时期、经历了黑深残同人以及原创时期,到傻白甜放松写文时期、到为了稿费每天疯狂写文等种种变化,虽然很难说自己已经成熟起来,但对于写作这件事,多少算是有经验了。

于是进入了奇特的瓶颈期。

不是不能写、也不是不会写,而是时常感到无比迷惘。

高中时候常喊着:目标是诺贝尔文学奖!

结果现在觉得诺奖也不过是政治影响下的产物,更别提今年的评委性丑闻。

世界似乎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但是我发生了很多变化,产生了不同的想法和看法。很丧。是的,很丧。

觉得一辈子虽然很长(也说不定会很短),但是没有指望。

想要成功。

谁不想要成功啊?

但是成功以前拼命努力的时候,究竟是想着赚更多一些的钱会比较好,还是想着文学造诣更多一些会比较好?其实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

而且我不是天才。

或许天才不会想那么多。但是庸才确实会有这样的烦恼。

太过烦恼以至于无法投入到任何形式的他人的作品中,共情能力极度下降,憎恨这个世界所有丑恶和崎岖的部分,害怕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抢夺、欺骗、强奸、谋杀、意外死亡的世界上。

而且我是一个朋友很少的人。

连“屈指可数”这个词都不必用,低头看看一两根手指就足够了。

而我对那些友人又是如何呢?我不懂得如何维系感情,也不懂得如何建立感情。所以旧的在消失,而新的不会出现。没有社会经验是很难写作的,这一点我也知道,然而目前还是无能为力。

很痛苦,非常痛苦。

寂寞,非常寂寞。

讨厌与人交谈,非常讨厌。

何以解忧,唯有——

没有“唯有”之后的东西了。

想来想去,或许还是何以解忧,唯有暴富比较适合我——庸俗使人快乐。

至于我真正想要获得安宁的精神世界……总之我开始感到同人圈和LOFTER的环境不再适合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单纯因为爱发展起来的地方,却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抄袭?买粉?买热度?翻脸删tag撕逼?被逼退群退圈?

以上所有事情,像我这样真正沉默的人都没有经历过。

然而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光是看着就觉得愤怒、疲倦和无力了,于是我决定举手投降。这个世界该是怎样,还是怎样吧。人心是从来没有变化过的,千百年来都一样。

希望自己变得更好。

希望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并且只是希望喜欢我的作品就够了,不必了解和喜欢我。如果在试图了解我之后,被我给惹怒、对我感到无语和厌恶的话,也希望还是能够喜欢我的作品。

请相信我是一个除了三观不正(待议)违法犯罪和狗血之外什么都写的无良写手,欢迎前来约稿


ps.开了LOFTER的提问功能,有空可以来找我吐各种槽,虽然我的回答可能很不用心就是了——认真起来的话就会很丧。

评论(14)
热度(11)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