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fgo】花海(梅周 开车)

上次点文活动时候的梅林x阿周那,发现喜欢的小伙伴意外地多诶www很抱歉这么晚才放出,大概除了我那微薄的良心也该没人记得了_(:з」∠)_

记得很久之前从一个太太那里吃到一张梅林阿周那,之后久久不能忘怀……

这次是低车速,自由往来,记得刷卡。春药梗。

那位法师虽然稍晚一步来到此处,但几乎每次出战,阿周那都会遇到他。

他似乎是个很花哨、很健谈的男人,是魔法师,是非人之物。但对他的个人了解,也就止于此处了。

直到——

魔法师在他的手臂上舔了一口。

阿周那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未穿外袍、裸露在外的手臂,光是被人抚摸,就能激起不快感。更何况是真真切切伸出舌头的舔舐。

当时是在丛...

占tag开肉铺


白情沉船,想捞的礼装也没捞到(倒是凑齐了新宿恶属性组)所以之前的旧剑点文就无效了

所以很不爽,来开肉铺。

越冷门的拉郎越可能选上,对的,就是这么混沌恶。

想看什么play都行,从正常到超级不正常,从甜到虐都可,不仅限fgo,原创也可。4.22零点截止,抽取1-2篇。没人的话我就自己放开脑洞去浪了。

【fgo】夜半(印度骨科)

近日心情抑郁,于是吸骨科_(:з」∠)_

这篇是小伙伴们点的迦周,点的人很多,就不一一艾特了。

很短。

娜娜子女装,拉灯,无事发生。

阿周那开门后,迦尔纳发现他居然戴着纱丽。

水蓝色的纱丽,缀以星空颜色的宝石,用金线和银线织出长河。

他还佩戴着纤巧精致的耳环,头发绑成长辫,垂到臂弯里,贴着手腕而下。

换在从前,这幅装扮恐怕能让迦尔纳只看一秒,气上一整天——想当初阿周那打扮成女人,在战场上独自挽弓击退了难敌的大军……真是耻辱,奇耻大辱。

不过现在,迦尔纳只是稍稍惊讶了片刻。

“你来做什么?”阿周那并不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甚至态度平和。

“我听御主说今天你们出战的时候,掉...

再次抑郁地占tag开点文

连点文都被删,我现在不敢说话了。

真的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再这样下去我就弃lof了

总之,点文吧,最近太不顺了,想吸娜娜子,想吸伯爵_(:зゝ∠)_奶自己一口

20号选1-2篇

不仅限于tag,什么都写,敢说就敢写,但同人还是得看过相应作品才行(←_←

【fgo】伽摩之箭(印度骨科)

这一篇涉及较多的印度神话情节和原作设定。

有小葵花和阿周那的友情,不,是小葵花的友情助攻。

有巨苇小姐姐

阿周那曾挽弓指向天界,呵斥爱神伽摩。

畏惧于甘狄拔神弓的金色炽焰,以及因陀罗之子的力量,伽摩只得赶紧现身。

奎师那听到甘狄拔开弓的嗡鸣,即时赶到,看到的是一幕有些滑稽的闹剧:面貌俊秀,绿色皮肤,骑在一只巨大的鹦鹉之上的伽摩,正在试图安抚甘狄拔的主人,希望他能够放下手中直指向自己的武器。

爱神伽摩手持一把柔美的弓。

弓是用甘蔗所做,弦是一排嗡嗡的蜜蜂;执心为箭羽,希望为箭镞,鲜花为箭头。与甘狄拔相比,是何等软弱无力的弓箭。然而这把弓箭威力无穷,蕴含着无人能敌的魔力,阿周...

【fgo】莲生(印度骨科)

之前点文活动的梗,顺便七夕贺。小伙伴点的是迦周。嗯……好久没有写狗血爱情大戏了,不知道成果如何。

现代paro,灵魂伴侣。

设定是灵魂伴侣双方身上相同的位置会有相同的图案。两人仍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他认识阿周那的时候,阿周那好像是九岁。

小小的孩子,坐在他们的母亲身边,自顾自吃着冰点。

而他离母亲隔着一段距离。

母亲一直在对他道歉,为曾经抛弃了他的事情,说着令人心痛的话语。就像是咳出了鲜红的花瓣那样,母亲泪眼模糊了。他的心缓缓震颤着,他得知了自己有五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他得知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名字。

然后?

他自己说了什么,当时心中是如何做想,都已经不记得了。

总之,绝...

【fgo】归所(印度骨科)

超短除草。

看了印度小姐姐跳舞,苏一苏巨苇(๑´∀`๑)所以阅读体验可能比较偏迦周吧。

摩差国一战后,难敌大军铩羽而归,被女子打扮的阿周那一人挽弓击退。

迦尔纳回到象城后,并不像从前几次被逼至下风于他人——即阿周那——时那样,如芒在背、焦躁忧虑。

他整个人是恍惚的。

如沐浴在春光中,如摇晃在云霭间。

如同被爱神伽摩的花箭触摸,如同被因陀罗的雷电晕眩了双目。

清醒时,他仍能与难敌商谈国事,并和难敌一样,对般度五子心怀难以摒除的憎恶与轻视。那种感情尽管是淡漠的,但也就如荆棘缠绕的宿疴,永不消退。

然而在梦中……

梦中,神明给予他了许多启示——那些启示本可以让他摆...

性子急等不及一个个点,直接去听语音了……好可爱!为什么只能放九张图!这样不够感(tu)谢(cao)的啊(╯‵□′)╯︵┴─┴
-
师酱给我的感觉就既是母亲又是妻子又是师长,萌新时期的第二张金卡,抱着师酱大腿穿越千山万水。爱她!
-
印度兄弟氪得我一度山穷水尽……
娜娜子果然比小太阳健谈,而且的确很有印度贵族的风度。我一定会好好感谢身边所有重要的人,包括迦勒底和迦勒底的各位,以及各种伟大产出的太太们⸜(* ॑ ॑* )⸝
虽然你俩我都还没养大,但我爱你们!
-
式姐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都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来亲我!迦勒底附近啥也没有让我做饭给你吃吧!
两位都意外的很重视生日。
谢谢,爱你们!
-
伯爵,我知道你需...

【fgo】目之所见(印度骨科)

骨科无差

虽然被点的是周迦,不过我按照自己的思路写下去,就又变得完全看不出差别了,不过当作周迦吃应该是没问题的(◦˙▽˙◦) @阿黎 


1.

御主结束任务回到迦勒底时,很少是毫发无损的,所带的从者就更不必说。

——啊啊,回合制的错呢。

阿周那靠在走廊墙壁上,事不关己地望着传送室。站在他边上的还有一干具备回复技能的奶妈和百无聊赖到处闲逛的英灵。他大概属于后者。

话又说回来,他绝非每次都有兴趣来迎接或者欢送战斗队伍。不过若是迦尔纳出战,他总会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很自然地走到这边,和庸俗、吵闹的同事们站在一处,等待御主的归来。

如果非要解释,阿周那...

【fgo】切肤之爱(印度骨科)

骨科无差。

《摩诃婆罗多》,真TM虐!

这里提到的原作情节:天帝因陀罗变成一个婆罗门来向迦尔纳要求施舍身上天生就裹着的铠甲和耳环。迦尔纳为了实践武士的道德,慷慨地用刀把长在自己身上的神甲给割了下来送给因陀罗。看到迦尔纳鲜血淋漓的模样,天帝都不禁动容,赠予他神枪。(摘自豆瓣)

那时候,他还尚不知晓自己是他们的兄长,而他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那时候,打扮成婆罗门模样的天帝因陀罗向他讨要太阳神的盔甲。

那时候,他明明什么都未曾清晰所见。可是那时候,他明白因陀罗为什么会求取他的盔甲,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刀剥开血肉,献上金铠。

因陀罗求取的是阿周那的胜利。

——阿周那从来是天授的...

1 2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