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咄咄,且休休

【fgo】蛋糕制作(双王贺文)

双王贺文第二发,太高兴了写得简直停不下来。

但是写着写着感觉就变了。

大概……咕哒罗曼,咕哒马修,咕哒伯爵,咕哒卫宫,咕哒奶光,咕哒……总之就是咕哒子的迦勒底美好后宫生活!(并不)

这边的咕哒子,是和我们一样的国服玩家。

1.

“啊,这不是卫宫吗?”藤丸立香抱着一袋面粉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了围着粉色围裙的红色弓兵。

“Master?”对方当然比她更加吃惊。

“我问过达·芬奇亲的,说可以使用工坊的厨房。”

这里是达·芬奇小卖部制作各种食品出售的私人厨房。

“卫宫才是,怎么在这里?”

这位混沌恶Master看上去有些疲惫,眼圈漆黑,双眼却因为莫名的原因而熠熠生辉,让卫宫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因为听说这边材料和工具都比迦勒底员工食堂更加精致,所以过来开发新菜谱……”

“开发新菜谱?”

“啊,那个,”卫宫看起来有些难为情,又十分自豪地回答道,“这几天迦勒底不是来了新人吗?那位源氏,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会做很多料理,所以过来问我会不会制作平安时代的食物了,你看,像是七菜粥、粽、腌渍食品之类,虽然说现代当然也有,但是想要做出平安时代的风味,就不得不好好实验一番了吧?”

“真是用心呢!”藤丸立香微微瞪大了眼睛,看向卫宫身后的一大堆食材。

“之前,金时先生都没怎么提起过关于食物的事情,似乎只要是golden的食物就可以,害得我考虑不周了啊……”

“不,妈妈绝对不会怪你的。”

“连Master都叫她母亲了吗,真是……”

“因为膝枕,膝枕太棒了,只有妈妈才会有那样美好的膝枕!”

“马修小姐,不行吗?”

“诶——?”这次御主彻底把眼睛瞪到了极限大,“老婆和情人的膝枕,怎么能够用来比较!”

未免被对方手撕,卫宫小声吐槽:“你妈妈会杀了你的。”

“嘿嘿,那种事情先不提——”

“什么‘那种事情’,Master简直像是渣男……”

“先别说那个,来帮我一下。”

“帮什么?”卫宫的视线终于集中在了御主臂弯里的那一小袋面粉上。

“这是我托迦尔纳先生去法兰西买的最最好的小麦粉!”御主开心地说,“用这个,再和迦勒底现有的小麦粉混合,做一个super cake!”

“我说,Master,你是因为看到我了才打算做大蛋糕的吧。”

一时空气突然安静。

“……其实我根本不会做蛋糕来着。”御主扭捏地说。

 

2.

最后御主还是妥协了:“那就……教教我,不管多么寒碜,也想要至少做出一个蛋糕来……”

要是不答应御主的请求,就未免太过分了。

“这样,御主,你跟着我的节奏一起做,你做一个小的,我做一个大的。这样到时候就算被其他人发现了,也可以分给大家。”比如某个他很熟悉的骑士王。

“呜,红A,人妻属性好赞……”

被满眼蹦出小星星的御主夸奖了,感觉不坏。

但是要做出一个大蛋糕并不容易,藤丸立香和卫宫决定寻找外援。

手艺精湛的达·芬奇忙于修理各种器械,没有空。

然后?

没有然后了。

仔细一想,既会做饭又做得好吃又不会偷偷放毒的从者,竟然屈指可数。算上自己和偶尔不靠谱的达·芬奇,人才济济的迦勒底居然……

“Master为什么不请马修小姐一起帮忙呢?”

“不、不行的!”

反应有些激烈。

“为什么?”

“……是惊喜。给马修和医生的惊喜。”

卫宫抱起手臂思考了一会儿:“为什么?我记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而且对马修小姐和罗曼医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吧?”

“嗯,”御主低下头,突然露出了微笑,“应该说是对我来说,很重要日子。是在终将分别之前,做出过的努力。非常希望,至少能够让自己记住这一刻。这是属于Master的胜利呢!是我能为马修和医生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

真心实意的笑容。

非常寂寞的笑容。

这样笑的话,简直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姑且知道了。Master。这种觉悟,我感受到了。”卫宫把手放在少女的肩膀上,“好,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3.

在揉捏面粉团的时候,穿着简洁的白色衬衫的埃德蒙·唐戴斯走了进来。

“伯爵?伯爵为什么到这里来了?”直到走得很近了,埋头于工作的御主才发现他。

“达·芬奇说你们在做蛋糕。”

“啊,是的。”

“这就是……所谓的,做蛋糕吗,Master。”埃德蒙阴沉着脸质问。

藤丸立香“诶嘿嘿”地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御主抬起手臂想用袖子擦掉头顶上的汗水,结果把一直沾到胳膊肘上的面粉糊全部黏在了衣服上。仔细一看,御主的脸上和头发上也全都是面粉,台面、地板,更是无一幸免。

“真是失礼了,这种情况。”

红色弓兵那边要好很多,在另一个更大的金属碗中搅拌面粉,面粉与蛋清已经成功融合在一起,初具雏形了。

“Master说她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蛋糕,第一次这样已经很好了。”

“就是,我已经努力了……”御主小声附和,寻求帮助。

埃德蒙叹了一口,把袖扣解开,将衬衫袖子翻折上去:“Master,去找达·芬奇,问有没有现成的奶油。如果没有,问她怎么做,然后给我去做奶油,不要再浪费面粉了。说起来你们两个东方系谱的家伙,第一次就不会选择简单一点的做法吗?”

好凶的眼神!

但是好有道理。

等到仔细做好笔记,一边背诵着顺序和注意要点,回到厨房时,发现卫宫正把做好的蛋糕胚放进烤炉中。

卫宫看了看她手中的纸条:“已经从冷冻柜里找到奶油了哦,Master。”

用毛巾擦着手的埃德蒙走了过来:“达·芬奇没告诉你自制奶油是要冷藏放置24小时吗?如果真的打算做奶油蛋糕,现在根本就来不及了。”

“唔……”达·芬奇亲确实没有告诉她这个步骤,“等等,也就是说我是被你们联合起来耍了吗?”

完全不惧于御主的怒火,复仇者充满恶意地笑着说:“你太碍事了。”

 

4.

藤丸立香坐在烤箱前,看着里面红色的金属丝,和逐渐膨胀起来、散发出香味的蛋糕胚。

她鼓着腮帮子。

“在生气呢,Master。”卫宫有些担心地小声说。

埃德蒙用滤器冲泡着咖啡:“一看就是没有睡好,无理取闹吧。每天要出去打素材已经很累了,还学做蛋糕,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说是为了庆祝和马修小姐、罗曼医生相关的事情。”

“是吗?”埃德蒙并不怎么在乎地回答。

他在咖啡里加入了许多糖和牛奶。

复仇者把装满咖啡牛奶的杯子递给御主。

“谢谢。”小声地回答。

很甜,是藤丸立香喜欢的味道。

“Master,觉得自己很没用吗?”埃德蒙突然发问。

被说中了,只好点头。

“Master,你太可笑了。尽管生活并不轻松,很多时候非常苦恼,也经常受委屈……”

是的,刚才就受委屈了。

立香闷闷地在心里吐槽。

复仇者继续说:“但是依然觉得自己并不配得到这一切。是吗?”

“我……”

“你觉得自己幸运?”

“是的。”御主点点头。

“幸运,那不是错。”

“可是早晚会结束的。而且在结束之前,这么没用的我,又为什么会如此幸福呢?蛋糕不会做,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不会做蛋糕带来了麻烦,其实我也并不觉得愧疚……”

“那是为什么,Master?是因为遇到了快乐的事情,所以想到了分别的时刻吗?”

“……是的。”

“啧,”复仇者皱起了眉,“只是付出了微不足道的努力,就变得这样多愁善感?胜利还远远没有到来,在真正的结局到来之前,你不配因为结束而感伤!Master,遇到开心的事情,无论是怎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庆祝就是了。至于以后,你是否抛弃了我们,你是否没有坚持到最后,你的拯救人理的任务是否完成,那是现下的你所不必担忧的。”

眼圈红红的藤丸立香,抬起头对他笑了。

“谢谢,”御主说,“……那待会儿可以让我来挤奶油吗?”

“不行。”

 

5.

虽然清楚御主毫无艺术细胞,最后,还是让她来做收场工作了。

用食用色素调色,在蛋糕的最上面一层画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小人。

“真是拙劣的作品,想到这种蛋糕的制作竟然有我的参与……”埃德蒙捂住脸。

但是,听说马修非常开心,甚至开心地哭了。

马修、医生和御主三个人几乎吃了一整晚,后来属于马修的那半边被阿尔托利亚等人发现,很快就一扫而空了。罗曼医生的那部分则切片,放进了冰箱中。复仇者和弓兵表示对那些蛋糕毫无兴趣。

接下来有好几天,每到下午茶的时间,医生都在办公室里吃蛋糕。

“罗曼医生,还没有吃腻吗?”

“啊,你看,我是个死宅。”

“所以?”

“死宅是没有朋友的,所以送不出去。”

“医生!”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我是开玩笑的。不想和别人分享,因为是立香君做的蛋糕嘛。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做蛋糕送给马修和我,但是总觉得,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品尝了吧。”

听说迦勒底唯一的御主,突然哭得非常厉害。

听说不管谁去劝,还是蹲在地上大哭。

“医生你做了什么!”被马修用文件夹狠狠地揍了。

“别别别,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都没有……”

 

6.

等到人群散了,藤丸立香慢慢抽泣了一会儿,然后小声地说:“医生你……一定要是绿拐啊。”

“不是绿拐你就不要我了吗?!”蹲在藤丸立香旁边试图安慰她的罗马尼大惊失色。

被一把抱住了。

“我不管!总之要落地啦,落地!卫星!”

“你到底在说什么,立香君……”被一个十多岁的少女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自己也是太贫弱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高兴。

很希望这样的生活延续下去。

“从学习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御主,到学习如何制作蛋糕,也是一种进步呢,立香君。”他喃喃自语。

从强行牵连的羁绊,到深刻的情感。

所谓生而为人的幸福和苦难……就是这么一回事。

 

7.

“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做出非常好吃的蛋糕了,医生。”

 

 

 

END.


评论(37)
热度(186)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