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更多的自由

【fgo】圣女之吻(黑白贞)

小伙伴在点文活动中点的黑白贞甜饼(本来是南丁罗摩,但我……实在不想让悉多惨遭ntr!看我正直的眼神!才不是因为江郎才尽混沌恶属性削弱了呢!) @吉祥物桑 

话说我没有白贞啊,想要一个仓管,想要prprpr白贞……因为没有,ooc不怪我

附带印度骨科无差

1.

“那么,贞德小姐最近有什么烦恼?”

御主的房间作为相谈室使用,每日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欢迎迦勒底的所有成员进入,与御主谈心。平时,大致是作为“石头剪刀布”和“点兵点将”一类的存在。

“碎石。”

“满宝。”

“氪金。”

好了,没有任何问题了。

还有常客罗曼医生的困扰:“甜食没有了怎么办?这周明明才过去一半……”

“一定是被达·芬奇亲偷偷藏起来了。”

“魔法梅莉突然变得好别扭,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做才好?我不能失去梅莉酱的治愈啊!”

“重看一遍《亚瑟王传说》。”

以及源赖光的苦恼:“妈妈最近好寂寞……”

御主把头枕在相谈对象腿上,眼睛睁开只能看见胸而不能看见脸:“我来当你的女儿。我爱你哦,妈妈。”

又及开膛手杰克的苦恼:“我最近……”

“到我的怀里来”或者“到源赖光妈妈的怀里去吧”,都能够圆满解决问题。

然而今天,贞德小姐出现在了这里。

早上十点,相谈所刚刚开业,贞德小姐就敲响了御主的门。

蹲在茶几上的芙芙举起一只爪子,充当招财猫的角色。马修今天不在。点心是真空包装的菠萝包,袋装茶则是御主手艺的极限。御主穿着睡衣,打着哈欠。

散发出柔和的月亮的光辉,圣女贞德开口说:“最近……”

走出房门时,在门口踩到了塑料包装纸,差点跌一跤。在休息室里准备和玛丽皇后下棋时,发现象棋找不到了。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了棋盒,发现白棋的皇后消失了。希望用下午茶来安抚心灵,却听说最喜欢的玛德琳蛋糕已经被人全部吃完,留下的只有半块带着牙印的巧克力味。

“不仅如此……”

想要把借来阅读的书籍还给安徒生先生,走往他房间的路上,把书籍放在一边,帮助童谣布置了一会儿茶话会的所需用品。等到还书的时候,被严厉的少年作家指责少带了一本。然而到处都找不到那本书。现下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赔偿。

“原本确实是都在的,我出门时仔细检查过。然后,还有……”

打算去训练室时,突然被拿着圆底烧瓶霍恩海姆叫住了:“听说你有空呢。可以帮忙来做一下实验吗?”

虽然说“有空”是没错……

“好不容易推脱之后,又有大卫王过来搭讪,又被戈尔贡女神的其中一位吩咐帮忙去找美杜莎小姐。好不容易找到了,月神小姐又让我帮忙找熊玩偶——啊,不,是俄里翁先生。而且都说‘听说你很闲,所以帮帮忙吧’……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传闻?”贞德苦恼地低下头,“我可不想被人当做是闲人呢。Master,我真的非常没有用处吗?”

“不不不,没有那种事!”

咕哒子摸了摸下巴,又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前几天我让马修找你进行‘苟活队’练习的时候没有找到人……原来是被乱七八糟的事情缠上了啊……”

“而且——”Ruler继续哭诉道,“等到好不容易能够回房间时,发现门口又堆满了垃圾……Master,请务必让诸葛军师帮我算上一卦!”

话锋突转,让咕哒子一愣。

“呃,”不知道孔明先生有没有把这种能力传授给二世,“那个,Ruler,我认为不是水逆之类的原因……”

很明显是有人在整你吧,圣女大人。

 

2.

“阿周那。”

阿周那经过休息室的时候,被御主叫住了。

“Master?”

“来来来,”咕哒子拍拍自己旁边的座椅,“Master有问题想请教你。”

虽然隐约感知到了不好的预感,阿周那还是决定不在御主面前有失礼数。

他坐下了。

“迦尔纳。”御主又喊道。

啊,果然。

仔细一看,休息室里有相当多的从者。或许都是因为想要与御主有更多的接触吧,毕竟有数量不少的从者整日待在迦勒底,早已无聊至极。

迦尔纳在御主的另一侧坐了下来。

“那么,有什么事?”阿周那快速问道。

“你和迦尔纳的关系……”

“我与他的关系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阿周那说。

迦尔纳神色平静地点点头。

御主只好把剩下的话咽回去,再重新开口:“那我可不可以说,你们姑且算是敌对——”

“不,并不是敌对关系。”阿周那再次抢白。

迦尔纳这回看了被噎住的御主一眼,但还是神色平静地点点头。

咕哒子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那无论如何,你们并不是相互——不要说话,阿周那,听我说完!我,藤丸咕哒,用一条令咒命令你不要恼羞成……”

“Master!”开口的是阿周那,赶紧压住了御主的手臂的是迦尔纳,“Master不需要这样做,是我失礼了,你请说吧。”

这样一闹,有许多视线集中了过来。

期间也有正在和另一名Avenger——岩窟王——为一支画笔争得不可开交的龙之魔女。

御主重新坐下,端正坐姿,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之间的对决是出自恩怨还是命中注定,是两人生命的意义还是苦苦纠缠的宿疴。总之,你们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立的,没错吧?”

这一回迦尔纳赶在阿周那开口前回答:“确实如此。”

阿周那开合嘴唇,最终默认了。

“那么,”御主满意地点点头,“也可以说你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峙状态,是相厌的状态?”

阿周那和迦尔纳困惑于这场谈话的目的。

最后,阿周那犹疑地回答道:“某种意义上……确实如御主所言。”

“那么,阿周那,你不是讨厌迦尔纳吗?既然讨厌他,为什么还对他这么好?明明厌恶,却不闹事作恶,相反关系亲密,为什么?话说,迦尔纳也是一样吧?”

阿周那猛地站起身。

椅子被撞到了。但椅子倒地的状况,完全比不上天授英雄满脸通红的模样来得引人注目。

“阿周……”迦尔纳试图开口。

然而阿周那已经不假思索地大喊出来:“所以说不对!并不讨厌,而是喜欢!是因为喜欢……才……”

嗯,是喜欢。

喜欢?

终于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阿周那转身冲出休息室。

“不,那个……我知道的,阿周那……”被留下来的迦尔纳茫然地愣在原地。过了很久之后,他向御主投以求助的视线,“他为什么跑走了。我该追上去吗,Master?”

御主拍了拍枪兵的肩膀,语重心长地点点头:“去吧。”

然后,藤丸咕哒递给龙之魔女一个令她浑身发寒的诡异注视。

 

4.

“在休息室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吗?当时我不在场呢,Master。”

晚些时候,贞德被御主召唤到房间,听说了休息室里发生的趣闻。

“迦尔纳在临走前,和我讲了一段话,他告诉我,‘Master,您今天说的话,并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请由我来回答您的问题——是的,确实有相厌之处,但更多的,无疑是倾慕。我们二人曾经犯过的错误,就是不愿意承认相互之间的爱慕,因此将厌恶放大到极致,从而促生了悲剧的发生。但是,Master,那是因为那时候的我们还太不成熟、太过幼稚’。所以啊,听我说,贞德。”

御主握住Ruler放在桌上相握的双手,真诚而热情地说:“有人正在因为无法正确认识你们的关系,而对你做出类似报复、欺凌一样的行为。但就像迦尔纳所说的那样,那是因为那个人太过幼稚、不够成熟的缘故。作为Master,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将正确的爱意传递给她,不是吗?”

骨子里流淌着法国人浪漫血液的少女听完这一席话,反握住御主的手,清澈的双眸散发出光辉。

“请务必相信我,Master,我一定会做到的!”

 

5.

“那么,赝作贞德小姐最近有什么烦恼?”

御主的房间作为相谈室使用,每日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欢迎迦勒底的所有成员进入,与御主谈心。平时,大致是作为“石头剪刀布”和“点兵点将”一类的存在。

“碎石。”

“满宝。”

“氪金。”

好了,没有任何问题了。

白日里还接待了常客罗曼医生、源赖光、童谣杰克、阴郁的炼金术师等人,正打算打烊之时,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跳跃到22:00,门突然被一把推开。

走进来的是穿着黑色睡衣、脸色极其之差的Avenger。

黑色的贞德在御主面前坐下,似乎仍然沉浸在惊恐之中。

“她……那、那个女人……她突然、突然冲过来……”

“Ruler吗?她对你做了什么?”

“她……她亲……”

当黑色的贞德小姐准备休息之时,她那除了御主之外从来没人敲响过的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后,白色的贞德小姐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喂,你这女人来做什么?平日我可是因为Master的关系才没有把你用火焰焚烧殆尽——”

话音未落。

电光石火之间,猝不及防,白色的贞德一把抱住黑色的贞德,在她嘴唇上印下了一个散发着半块巧克力玛德琳香味的吻。

“我会努力的!”松开黑色的贞德之后,白色的贞德继续微笑,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话,“我会证明,每一天都会告诉你我的真心。并且总有一天,会让你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

被圣女亲吻后的魔女愣在原地。

“那么,晚安。祝你好梦。”

圣女挥挥手,离开了。

关系?

什么关系?

相互厌恶的关系?

还是说什么圣女才会想当然的关系?

这和御主白天的死亡凝视有关吗?

自己是被反整了吗?

话说,到底是什么关系?

“……晚安。”

 

 

 

END.

 

5.1

藤丸咕哒叫住Avenger:“听说你最近和Ruler相处得很好呢。杰克说她看见你们在厨房,Ruler给你做了很可爱的甜点。”

“那是玛德琳蛋糕啦,只不过是玛德琳蛋糕而已。”Avenger神情扭曲,别扭地偏开头,半晌后又小声说道,“是还……不错。那家伙。”

啊啊,脸红了脸红了。

 

5.2

“阿周那……”

“你别说了。”

“阿周那。”

“……”

“阿周那,开门。”

“……好吧。”

阿周那把房门打开了,迦尔纳探头进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吻了吻他被揉乱的发梢。

 

 


评论(12)
热度(160)
© tan α | Powered by LOFTER